追蹤
幸運草的翅膀
關於部落格
四葉の翼→それは愛だ!
  • 186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網舞】都是咖啡惹的禍?!

「呼──」

雖然沒有下雨,但氣溫仍是冷得接近零度,自口中呼出的氣體,頓時便融入了霧中,不著痕跡……

「咦,直也,你還怎麼在這裡?」

「啊,是中田先生。」隨著肩上的力道,回過頭來。

「怎麼還不回去?」沒什麼精神的樣子,是太過操勞了嗎?「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喔,不用了,坐電車很快就到家了。」臉上的笑意代表著不與他人分享的堅決。

「這樣啊,那好吧!已經很晚了,別在外面逗留太久喔!明天還要練習。」拍了拍他的肩膀,往前走去。

「好,辛苦了。」微微一鞠躬,目送著對方消失在霧中。

往前踏一步,拖著疲累的身體,漫步在濃霧之中,但不知道是天氣太冷,還是不久前入腹的咖啡發揮了效用,精神竟然特別好──唉唉,果然不能太晚喝咖啡……

想想,時間過得真快,總覺得卒業公演才結束不久,沒想到距離下一個公演,只剩一個禮拜的時間,每天緊鑼密鼓地練習,面對的,是不同的一群人,雖然認識新朋友是好事,與他們相處也甚融洽,但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卒業公演後,和那群人的交集越來越少,就連那人也是──但,和那人相處的點點滴滴,在腦中卻越見清晰……

他搖了搖頭,試圖讓自己從回憶中跳脫出來,早在卒業落幕的那一刻起,就決定不再回頭,決定讓它成為過往雲煙。

突然,一絲冰涼滴上了臉頰,他抬頭望向天空,不知何時霧已驅散,如針般的雨點自黑幕中密密而下,刺著自己唯一裸露在外的臉龐,竟凍得微微發疼,低頭拉了拉圍巾,思索要不要拿傘的同時,發現好像有人在背後跟著自己──該不會是又被誤認成女生而被跟蹤了吧?!

想到上次不好的經驗,趕緊跨大步往前走,沒想到那人絲毫沒有放棄的跡象,反而更加鍥而不捨,甚至邁開步伐,跑了起來,聽到後頭的腳步聲越來越大,越來越急,他心裡也有些不安,身隨意動,也自然而然地往前跑,就這樣,兩人在昏暗的小公園裡上演著追逐戰……

「抓到你了!」

來人奮力往前一跳,往直也的身上撲去,慣性作用下的猛力衝擊,想當然爾,就是兩人一起重摔在地。

「直也,你跑那麼快幹嘛?!」

「草太?!」一邊調節呼吸,一邊轉頭確認著來人──身穿墨綠色的大衣,頭戴墨綠色的毛帽,還圍了一條黑色的圍巾,鼻樑上掛著咖啡色的粗框眼鏡,雖然這個裝扮看起來真的很像變態狂,不過確實是草太沒錯。

「站得起來嗎?」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泥濘,隨即對他伸出手來。

「嗯,謝謝。」沒有拒絕他的好意,伸出手來握住他的,自地上站起。

「啊,糟了!」

「怎麼了?」

只見草太急忙拾起地上的一袋東西,翻閱著,「好險,完好無缺。」

「什麼東西?」好奇地湊過去看。

「消夜啊!」

「消夜?!」

「是啊,還有你最愛吃的布丁喔!走吧,我們去你家吃。」

「我家?!」

「是啊,快點,雨越下越大了,走吧走吧……」

就這樣,直也被草太拖回了自己的家……

***

「這些,全部都是要給我的嗎?」剛洗完澡出來,看著桌上的消夜,直也實在是有點不知所措。

「是啊!」

「我……可不可以只吃布丁就好?」看著離自己最遠的布丁,有些哀求道。

「不行,吃完這些才能吃布丁。」把眼前的布丁拿了起來,握在手裡,就是沒有商量的餘地──見到他消瘦的雙頰,頓時嚇了一跳,沒想到本人比照片看起來還要憔悴,更不用說到了室內脫下外衣後,看到瘦得快不成人形的他,真的心疼死了。

「可是我吃不下這麼多。」雖然他的食量不算小,但是近日來的忙碌,不僅作息有些不正常,連食欲也下降了。

「那至少把咖哩飯吃完。」退了一步,是因為看到他無奈的笑臉,不忍心再為難他,所以將咖哩飯推到他的面前,便埋頭把其它的食物解決掉。

接過冒著熱氣的咖哩飯,不知怎麼地,眼睛竟然有點酸酸的感覺。

「怎麼了?」見他低頭盯著飯,一點也沒有動筷的意思,便伸出手來扳起他的臉──入目的竟是帶淚的雙眼。

「沒事,只是被熱氣薰到了。」隨手拭了拭眼淚,也撥開了他的關心,「對了,你要不要喝點什麼?」走向茶几,翻了翻……

「看來你最近特別鍾愛咖啡。」看著滿滿的即溶包,不禁微微地皺了皺眉。

「呃,這麼晚喝咖啡不太好,喝水好了。」苦笑了下,隨即倒了兩杯水。

「你該不會最近都把咖啡當水喝吧?!」接過水杯,犀利的眼神中有著關心。

「啊,肚子好餓,趕快來吃飯!」故意岔開話題,快速走向原來的位置。

心虛,絕對是!──草太跟著直也慢慢走向食物處,心中有了計較。

沒多久,飯吃完了。

「呼,好飽。」直也滿足地抱著肚子往後靠。

「飽了?那就不用吃布丁囉!」拿起桌上的布丁,作勢要把它收起來。

「等等……痛……」忽地坐起,想要阻止對方的動作,怎奈劇烈的疼痛從腿上傳來,讓他的臉頓時皺成一團。

「怎麼了?」草太見狀,趕緊放下布丁,跑到他的身旁檢視著。

「我……大腿抽筋……」雙手按著左大腿內側,忍痛說出了緣由。

草太二話不說,隨即把身旁的被褥打開,把直也抱了起來。

「草太?」突然重心不穩,只得一手扶著疼痛的部位,一手環著草太的脖子,任著他動作。

「腳可以伸直嗎?」將人安置在被褥上後,一邊捲起直也的褲子一邊問著。

「不行,好痛。」雖是咬著牙忍著,但眼淚似乎快要飆出來了。

小心翼翼地將褲管捲到底,雙手輕輕地按摩著抽筋的地方,漸漸地,溫熱有律的觸感取代了疼痛……

「以後熱身要熱久一點,最近天氣冷,沒有熱好身的話,容易受傷,知道了嗎?……直也?」沒有聽到來人回答,抬起頭來,入目的,是他呆視自己的雙眼。

「啊,喔……」看著他認真的表情,不知不覺太過入迷,甚至連回話也忘了。

「我說你啊,是不是痛傻啦?!」拍了拍他的頭,隨即低下頭去,繼續按摩。

「才不是呢!草太的指壓工夫真的很厲害,一下就不痛了,難怪Kime老是叫你幫他按摩。」

腿上的溫熱像會傳播似的,渲染了全身,連臉蛋兒也微微泛紅。

Kime那傢伙總喜歡撿便宜的。」當時他還真是不願意,因為直也在旁邊,可是Kime說這樣可以測試直也對自己的心意,但當時的直也只是笑笑地看著,沒有說什麼,讓他一度失望了……但是現在看來,似乎也不是這麼回事……

「可是草太也沒有拒絕他啊,還做得很高興,不是嗎?」想起他當時的表情,總是一副很開心的樣子,微微的酸澀瞬時自心中傳散開來……

「我看起來有很高興的樣子嗎?」抬起頭來對上他的雙眼,有些無辜道。

「嗯。」即答,沒有任何遲疑。

「跟現在一樣嗎?」

「現在?好像……有一點不太一樣……」

這樣的笑臉,和平時在人前的,不太一樣,此時少了戲謔,多了幾分認真和溫柔,也是因為如此,所以才讓自己的目光不知不覺地陷迷了。

「哦,是哪裡不一樣?」漾著大大的笑臉,滿心期待。

「我……我不知道……」突然發現自己上了當,隨即面紅耳赤地別過臉去。

「那就讓我告訴你吧……」輕輕扳回他的臉,在唇上烙下一吻,輕柔且綿密……

「草太?!」不敢相信地摸著自己的唇瓣,上頭有著不屬於自己的溫熱,是眼前這個男人的。

「這是我對你的心意,和Kime或是其他人都不一樣,你明白嗎?」直擊,因為不想再等待,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罷,只是不想再迷失自我,想要從他那裡拿回自己的心……

「我……」面對突來的轉變,只覺得心……好亂……

不知從何時起,他就開始追尋他的身影,在不經意間,總會覺得他看著自己的眼神有著一絲熾熱,無論是在休息時間,還是在排練的時候,不知道是太過入戲,還是有其它的什麼……每每想要弄清楚的時候,卻又轉瞬即逝,恢復以往的戲謔,就像乾給人的感覺一樣,捉摸不定。

「你不相信我嗎?」

「不……不是……」明白現在已非演戲,只是這樣的情況確實令人措手不及。

微黯的眼神,在在刺痛著他的心,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只能慌亂地搖著頭。

「還是……你無法接受?」這是最糟的情況,因為他沒有把握──就是因為相識匪淺,才覺得他平易近人的外表下,有著故作堅強的軟弱,以及細密的心思。

四目相接,入目的,是他認真的雙眸,深深地審視自己的真心,直也不禁閉起眼睛,別過頭去,就怕再繼續下去,自己會被那樣的黑洞吞噬,無法掙脫……

「我明白了,」不再相逼,用手摸了摸他的髮,「早點睡吧!我走了……」

最終的宣判,竟然是死刑呵!

隨著溫柔大掌的抽離,縈迴不去的,僅是淡淡哀淒的嗓音。

門板扣上的聲響,讓他如洩了氣的氣球般攤倒在床上,但是腦中卻不停地上演著一幕幕的過往,從第一次見面、集訓、排練、慶生……到剛剛的呵護照顧……還有那一個吻……

他是害怕,怕自己耽溺於其中而無法自拔,因為本已下定決心捨棄,各走各的道路,但是他的呵護,他的告白,又再再地引誘著自己沈淪……

他說他明白,到底明白了什麼?連自己都理不清的紊亂,他怎麼會明白?

他說他走了,但是並沒有說再見,難道……走了,是不再見面的意思嗎?!

驀地,自床上坐起,心中越來越強烈的不捨與不安,驅使著他去追尋……

身上隨便披了一件風衣,便奪門而出,雖然外面依然下著毛毛細雨,但是他管不了那麼多,任由雨滴打在髮上、衣上,任由地上的水灘濡溼自己的鞋子,只是專心地追尋那人的蹤影──然而,那人像是在世上蒸發了一般,不見蹤跡。

「可惡……」懊惱地搥打著牆壁,巨大的失落感隨著漸大的雨勢襲來──找不到,再也見不到了……

寂寞的街道上,只有直也獨自一人,還有充耳的雨聲……

「直也?!」

熟悉的嗓音自身後傳來,直也回身一看──是他!

二話不說,隨即抱住了來人,深怕這只是一個幻覺。

「怎……怎麼了?」還未從驚訝中反應過來,只覺得抱住自己的身軀正不住地顫抖……

同樣濕漉漉的身軀,說明著這人在雨中漫遊了許久,徘徊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不捨離去──是自己的太過小心和自私,害苦了他和自己。

「對不起……」

悶悶的聲音自耳畔傳來,雖然低啞,卻令人窩心。

「傻瓜,你就為了這句話跑出來嗎?萬一感冒了怎麼辦?」

感受到他臉頰上的冰涼,隨即脫下了外套,自他頭上披下。

草太在心頭嘆了口氣──總是放不下的,不是嗎?!

雖說是要拿回自己的心,但事實卻是永無止盡的沉淪……

「不用了,外套給我,草太會著涼的。」隨即要將外套拿下。

「沒關係,我的身體很壯,不會有事的。」反正已經全濕了,也不在乎多淋那一點雨。

一邊按下他蠢蠢欲動的手,一邊為他將臉上的雨水拭去。

他的手指似有魔力般,讓那原本冰冷的水珠竟變得有些熾熱?!

「雨真是越下越大了呢!不是說兩個雨男在就不會下雨了嗎?!難道說,還有另外一個雨男在這兒?」邊說邊向四處覷探。

「草太……」看著他逗趣的模樣,臉上不由得泛起了笑容,是說,有多久沒有這樣會心一笑了呢?!

「直也還是適合笑著呢!」見他終於恢復精神,心中踏實了許多,也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笨蛋……」明白他想要呵護自己的心意,在感動之餘,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又被他的行為逗得哭笑不得,真是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哈,笨蛋可是會和傻瓜永遠在一起的呢!」

「草太!」隨著話語,臉上又帶點微微的紅暈。

「唉,看來又要洗一次澡了呢!」

「是啊!」

「直也要跟我一起洗嗎?」

「耶?!」

「那我們走快一點吧!」不待回答,拉著他的手,快速地往家的方向奔去。

看來,偶爾在晚上喝咖啡,也是件不錯的事呢!

>>>>>>>>>>

【編後】

生日快樂,小直也!(心)

是生日賀文,也是開站的滿月慶唷!(笑)

感覺題目和內容沒什麼關係→純粹是因為某人前陣子不乖,一直喝咖啡的緣故。=.=

第一篇草直文,很努力地在抓感覺,但好像還是不太到位的樣子吶!真人果然是苦手......orz

無論如何,請多多指教。(合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