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幸運草的翅膀
關於部落格
四葉の翼→それは愛だ!
  • 186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網舞】Protector

坪數不大的房間內,亮著大燈,無人,卻非靜謐著,斷斷續續的水聲自房內一角傳來。驀地,水聲停歇,浴室的門被打開了。
鎌苅裸著上半身,用毛巾擦拭著半長不短的褐髮,走到茶几邊喝杯水,突然瞄到附近的電話正閃著紅燈。
「咦,有留言,會是誰打來的?」今天才剛回大阪的家看過MERU的妹妹,啊,到家後忘記打電話報平安了,糟糕,一定會被老媽唸一頓。
正想著,就按下播放鍵……
「您有一通新留言,嗶──。喂,健太,我是晃二,很久不見了,最近應該過得還不錯吧?看到你的日記,就會想到你充滿活力的樣子。很抱歉,最近有點忙,所以沒什麼機會打電話給你。那個……我看到你日記上提到惡夢的事,不知道是怎樣的夢呢?現在還會怕嗎?我……嗶──,留言已結束。」
「噗,又斷掉了!」
鎌苅見怪不怪地按下NEXT鍵。
「嗶──,沒有新留言。」
「咦,就只有這樣?!」這傢伙真是的,明明知道我家電話的留言時間很短,每次都不抓重點說,這樣吊人胃口很討厭耶!「為什麼要我打給他啊!」
唸歸唸,手也沒有閒著,隨即拿起電話,熟練地按著電話號碼,心裡想著,若是等一下他接起電話,一定要罵個痛快!
「嘟嘟嘟──。」
同樣的單音自耳畔不停地傳來,心裡的些許期待,就這樣被一聲聲敲落。
有些氣惱地掛上電話,一個不小心,按到了播放鍵……
「您有一通舊留言,嗶──。」
「該死。」
「喂,健太,我是晃二……」
聽到熟悉的聲音,指尖像被施了魔法般,停留在STOP鍵上,一動也不動。
「很久不見了,最近應該過得還不錯吧?」什麼不錯?!每天閒著沒事做,不是一個人待在房間裡,就是一個人跑到街上去閒晃,不然就是跑回老家,找家人、老友……可是終究要回到這裡,這個冷清的小房間裡……
「看到你的日記,就會想到你充滿活力的樣子……」不知不覺,我已經將寫日記當成一種習慣,雖然絕大部份是瑣事,卻不希望大家忘記我這個人……
「很抱歉,最近有點忙,所以沒什麼機會打電話給你。」哼,六角公演完,回到東京後,就完全斷了消息,如果不是看到日記有在更新,我還以為你在人間蒸發了呢!
「我看到你日記上提到惡夢的事,不知道是怎樣的夢呢?現在還會怕嗎?我……」那是個我不想再憶起的夢,可怕卻真實的夢……
鎖著眉頭,緊閉雙目,雙手緩緩地矇上雙眼──夢見你離我而去,淡淡的身影消失在霧裡……而我就被四周的黑暗所隱沒,像陷入流沙般無能為力……
「嗶──留言播放完畢。」可惡,為什麼我要被一個小鬼左右情緒啊!
「如要刪除留言,請按清除鍵。」
拭掉眼角的淚水,微惱地將手指移至DELETE鍵上,卻遲遲沒有按下……
「您有一通舊留言,嗶──。喂,健太,我是晃二……」
隨著機器人聲之後,是溫潤的少年嗓音,充斥著房間。
鎌苅靠著茶几緩緩地坐了下來,耳畔,都是那人的聲音,滿滿的,溢入心裡,心裡,暖暖的……
 
***
 
「晃二,你這孩子怎麼搞的,怎麼就這樣睡著了?現在天氣變涼了,很容易感冒的!」
伊達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只見一床被子迎面而襲來。
「咦,電話怎麼沒有關,這樣不行唷!人家會打不進來的。」
伊達媽媽將被遺棄在枕邊的電話拿了起來,按掉通話鍵。
「啊,糟了!」昨天留言留了一半,一定會被罵到臭頭!
伊達急急忙忙把電話搶了過來,馬上播了電話……
「嘟嘟──,喂。」
「咦,健太嗎?你的聲音怎麼怪怪的?身體不舒服嗎?」有些沙啞的聲音自電話那頭傳來,不免令人擔心。
「咳咳。」慢條斯理地清了清喉嚨,才剛被吵醒,還沒搞清楚狀況。
「感冒了嗎?」想到健太一人住在東京沒人照顧,不由得心急如焚,「你等我,我馬上過去你家。」
「噯,等……」話還來不及說完,電話就被掛上了。
現下,人的確是清醒了,思緒開始重新整理──剛剛是誰說要來我家?!
焦急的聲音和昨晚的溫潤嗓音重疊,在腦中勾勒出那道稍嫌稚嫩又高大的身影,想到那焦急的神情,心中不由得一陣愉悅,自嘴角溢露出來。
鎌苅伸了伸懶腰,昨夜就這樣靠睡在茶几邊,不由得全身酸痛,好不容易起了身,開始梳洗,等待那人的到來。
在關上浴室門前,好像有惡魔尾巴之類的東西悄悄地自門縫探了出來。
 
不知過了多久,門鈴響了。
鎌苅一開門,來人馬上撲了過來,「健太,你沒事吧?」摸摸他的額頭再摸摸自己的,「還好,沒有發燒。」
微涼的觸感自額頭傳來,鎌苅知道,這人必定是風塵僕僕的趕來,本來想要挖苦的話,卻又全數吞回肚子裡去。
「對不起,你在等我吧?我應該更早到的,但是我媽說感冒吃粥比較好,為了等她煮粥所以遲了些,來,趕快吃了粥再去休息吧!」
伊達輕輕拍了拍鎌苅的臉,隨意脫了鞋就拉著他往裡面走。
自掌心傳來的溫熱,讓鎌苅靜靜地盯著伊達瞧,瞧他著急的背影,驀地,突然想要試探,試探這個人倒底有多關心自己。
「吶,晃二,我走不動了。」壓低了聲音說著,腳一軟,眼看就要跌坐在地。
「小心,來,我扶你。」說著,把一鍋粥先放到旁邊,跑過去扶他。
「不行,我的腳沒力。」微微皺了眉頭,瘖啞的聲音訴說著苦楚。
「沒關係,我抱你。」說著,輕而易舉地將鎌苅抱了起來,動作一氣呵成。
「噯?!」沒料到伊達會有這種反應,被抱起的鎌苅有些驚慌地抓著他的衣領,深怕一不小心就掉下去。
有一種好聞的味道自伊達的頸項間傳了過來,不知道是衣服的味道、頭髮的味道,還是……總之,鎌苅被這種味道薰得幾乎忘了自我,直到伊達將他放到椅子上,離開他去拿粥後,才回過神來。
伊達把粥放到他面前,才一掀開鍋蓋,蒸氣就不停地冒著。鎌苅探了探鍋內,拿起湯匙舀了一瓢,湊近嘴邊,皺著眉頭,遲遲不肯入口。
「怎麼了?」
「很燙。」說著,又將湯匙丟回鍋裡,柔軟的粥承受不了它的重量,領著它漸漸下沉。
伊達見狀,趕緊伸手去撈,在湯匙快被隱沒前將它搶救起來。
「好燙!」
只見那細長的手指沾黏了白粥,有些發紅。
「笨蛋!」鎌苅隨即把他整個人拖到洗手台邊,用冷水猛沖,「沒事幹嘛把手往裡頭放!明明就燙得要命,你是眼睛瞎了還是沒有觸覺啊!」雙手搓著那發紅的手指,死皺著眉頭。
「呵呵。」看著鎌苅一副兇神惡煞的模樣,但是手上的動作卻很輕柔,極度違合,不由得會心一笑──這就是他關心人的方式。
「你在傻笑個什麼勁,怎麼幾天不見,就變成呆子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隨即又把視線落回來手上,不知道自己何時變得那麼膽小,不敢直視那無瑕的笑容,就怕加深自己的罪惡感。
「我沒事啦!只是稍微沾到了點粥。」伸出另一隻手安撫著自剛才就不曾停下的雙手。
「是嗎?」明明還在發紅吶!明明是這麼重要的手指……
「看到健太這麼有精神,真的覺得不虛此行!」
「白癡!」將手抽離,便頭也不回地走出浴室,臉卻在此時微微地紅了起來,不知道是因為謊言被揭穿的困窘,還是為著那雙溫柔誠摯的眼神。
「別走這麼快,你剛剛還兩腿發軟呢!」帶著笑意緩緩地跟著走出來。
「哼!」可惡的傢伙,這是在取笑我嗎?!「什麼兩腿發軟,我只是不想走路而已。」
話才剛說完,鎌苅就想咬掉自己的舌頭,這豈不是不打自招嗎?!
「哦?!這樣啊!沒關係,反正健太很輕,我不介意抱著你走來走去。」老實說,是覺得他太瘦了些,自己才能輕輕鬆鬆地把他抱起來。
「誰……誰要給你抱啊!少臭美了!」
鎌苅走回位置才坐定,一支剛洗好的湯匙就遞到眼前。
「我一個人吃不完這麼大鍋啦!」
「不行,你是『病人』,所以要全部把它吃完哦!而且裡面有我媽的愛心,請‧不‧要‧辜‧負‧囉!」
看看伊達燦爛的笑臉,再看看桌上的那鍋粥,什麼叫做自食惡果,鎌苅健太(22歲)終於明白了。
 
當鎌苅努力地吃著粥時,伊達隨意環視了四周,看到了前幾天日記裡頭的腳踏車,真的不是普通地破舊。
「怎麼會把腳踏車放在這裡?」空間已經夠小了,還把腳踏車放在室內。
「因為它鏽到不行,輪胎又漏氣了,如果把它放在外面,可能會被人家當垃圾丟掉。」
「你不是說要買新的腳踏車嗎?」記得他的日記是這樣寫的。
「唔,我還是覺得摩托車比較帥,所以想把錢省下來去買摩托車,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先把這台腳踏車收起來,而且是人家送的,亂丟也不好。」
「摩托車啊……」
「怎麼,晃二也想要考摩托車駕照嗎?」看著伊達若有所思的樣子,鎌苅突然眼睛一亮。
「不,應該會考汽車駕照吧!」
「為什麼?」
「因為這樣爸媽會比較放心。」
「哦,沒想到晃二這麼孝順。」
「我只是不想讓愛我的人擔心而已。」
看著伊達別有深意的眼神,鎌苅只覺得自己的臉熱熱的──這傢伙什麼時候思想變得這麼成熟,還會有這種似笑非笑的表情?!
「吶,健太,今天來住我家吧?」
「噯,怎麼這麼突然?」
「只是覺得你很久沒來我家了,而且,也可以順便跟我媽道個謝呀!」收拾著已經罄空的鍋子,伊達笑著說。
看著伊達的笑臉,鎌苅突然覺得伊達變了,變得有些深不可測。
 
***
 
「喀。」
聽到開門的聲音,一團雪球蹦蹦跳跳地跑到玄關那兒。
Happy,我回來了。」伊達張開雙臂蹲了下來,愛犬Happy直撲進懷,這是牠一貫打招呼的方式。
「你們回來啦!」伊達媽媽也前來迎接。
「您好,打擾了。」雖然不是第一次來到伊達家,鎌苅仍有禮貌地打了招呼。
「健太君,感冒好多了嗎?」伊達媽媽溫柔地問著。
「嗯,謝謝您的關心,粥很好吃!」不過,我想我大概有一陣子不會再吃粥了。
「是啊,健太把整鍋都吃完了耶!」伊達把Happy放下後,像是展示戰利品似地將鍋子拿出來,打開給伊達媽媽看。
「好好,你們吃飽了嗎?」接過鍋子,伊達媽媽柔聲問著。
「嗯,吃過了。」鎌苅想著來伊達家前,兩人在外頭逛了一整天,還吃了最愛的芒果布丁,現在的五臟廟不是「滿足」兩個字可以概括的。
「媽,我們先回房了,健太走吧!」
聞言,鎌苅向伊達媽媽點頭示意,就跟著伊達走了,伊達順便把一直在腳邊轉的Happy抱起來,領著鎌苅進到自己的房間。
一進入房間,伊達就把愛犬放下,得到自由的Happy馬上在房裡跑來跑去,而愛狗的鎌苅也玩心大起,開始和Happy玩起「鬼捉人」的遊戲,把伊達一人晾在一邊。跟鎌苅的房間相比,身為富家子弟的伊達,房間大了許多,讓這一人一狗能夠盡情地玩耍。
好不容易抓到了Happy,心滿意足地鎌苅倒在房間內的小沙發微喘著氣,突然對上伊達的視線,他站在門邊,雙手環胸,眼神像是在看珍寶般的深邃。不知為何,鎌苅感到更加燥熱,他想,大概是因為玩得太瘋的關係。突然,覺得臉上溼溼的,只見身上的那團雪球不停地舔著自己,臉上沒有一個地方是沒被攻佔過的。
Happy,過來!」
聽到主人的叫喚,Happy馬上脫離鎌苅的懷抱跑過去,開心地舔舐著伊達。
正忙著跟愛狗玩「親親遊戲」的伊達還不時地偷瞄鎌苅的表情,只見他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紅,應該是已經接收到自己傳達的訊息──沒錯,這就叫做間接接吻!
該死,又是這樣的表情!──鎌苅心裡暗暗咒罵著,他不知道伊達到底在想什麼,總覺得今天的他很反常。
「呃,對了,你昨天的留言沒有說完,到底要說什麼?」鎌苅腦筋一轉,趕緊出聲,打破這微妙的氣氛。
「哦,我想給你聽這個。」
放下愛犬,把角落的吉他拿了過來,拉著張椅子坐在鎌苅的對面,一撥弦,閉上眼,就自顧自地彈奏起來。
鎌苅抱著跑回來的Happy,聆聽著這未曾聽過的曲子,節奏緩緩的,如涓涓流水,洗淨了俗慮,讓人心曠神怡;曲調柔柔的,如溶溶明月,照亮了心房,讓人覺得溫馨。
鎌苅仔細地盯著專心彈奏的伊達,看著他的手指,那早上還腫得發紅的手指,現在卻似有魔力般,靈巧地在琴弦上變化出美麗的音符;看他陶醉的模樣,倘若自己也閉上雙眼,是不是也能跟他一起徜徉其中?!然而,鎌苅卻沒有這麼做,他只是睜大眼睛一點一滴地將這個人的身影刻入腦海裡,希望不要因為時間的作弄而遺忘。
這樣的伊達不是第一次看見,但是每當伊達拿起他那心愛的吉他,用那細長的手指彈奏時,鎌苅的心跳總會不自覺地加快,不知道是被音符惹動的,或是其他的誘因,總之,他覺得這樣的伊達很帥氣,難怪每次都會引起陣陣尖叫聲。
在最後一撥的同時,伊達睜開了眼睛,澄澈的雙眼映著鎌苅,然後,他笑了。
「這首曲子是最近作的,打算要收錄在專輯裡面,好聽嗎?」
「嗯,感覺不像晃二做的呢!」鎌苅式的挖苦,就算在感性時刻亦然,「曲名是什麼?」
「秘‧密。」
「噯?」
「這首歌是要送給健太的,本來是想要等出專輯的時候給你個驚喜,但是現在先讓健太聽到了,所以曲名就先保留吧!」
「怎麼這樣!晃二你最近一直吊我胃口,真討厭!Happy離開這個主人吧!跟我在一起比較好!」知道這人下了決定,就很難改變,所以只好找他的愛犬下手。
「噯?!不行,Happy的主人永遠是我,不能改變,是吧?Happy!」伊達看著自己愛狗被有著水汪汪大眼的男孩唬得一愣一愣的,趕快過去為愛犬和自己解圍。
兩人就這樣爭著Happy,無辜的Happy被他們抱來抱去,兩隻水汪汪的大眼不明所以地看著這兩個人,不過,這種感覺,應該可以就叫做「快樂」吧?
最後,鎌苅把Happy抱得緊緊的,死也不讓伊達碰,不過,伊達也不是省油的燈,他整個人撲了過去,把鎌苅和Happy抱個滿懷。
「伊達晃二,你給我放手!」鎌苅又羞又惱地掙扎著。
Happy的主人是我,我是怎麼樣都不會放手的!」口氣中有著不成功便成仁的堅決,但臉上盡是得逞的表情。
「嗚嗚……」被夾在兩人中間的Happy發出了不平之鳴──小倆口吵架為什麼要連累到我?!
聽到哀號的兩人,不約而同地拉開了距離,Happy便趁機逃之夭夭,此時,伊達媽媽正好跑來敲門,門才打開,Happy便沒命似地從門縫中鑽了出去。
「時間不早了,該睡覺囉!」雖然伊達已經十八歲了,但是伊達媽媽仍然會在這種小事上細細叮嚀。
「是。」
兩人與伊達媽媽互道晚安後,便準備盥洗。
「健太,我們一起洗澡吧!」
「嘎?我為什麼要跟你一起洗!」
「你還不是跟藤田君和佐藤君一起洗,為什麼跟我就不行?」他們還跟你摟摟抱抱呢!
「那……那是在拍戲啊!」想到拍攝公主公主D時的淋浴畫面,「你有看那部片?」
「嗯,齋藤前輩叫我看的,他說健太的女裝很可愛。」記得第一次看到穿著粉紅蓬蓬裙的他,是目不轉睛地盯著如洋娃娃般的可愛面容,真搞不懂那部日劇是在服務女性觀眾還是男性觀眾?!
「呵呵……」乾笑了兩聲,他是對自己的女裝很有自信,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卻不太希望這傢伙看到──死齋藤工,下次給我碰到,你就要倒大楣了!
「我開玩笑的啦!健太先去洗吧!」
看著鎌苅為難的樣子,伊達不敢再進一步,他邊說著,邊拿起剛才在混戰之中被遺棄的吉他,自顧自地彈了幾個音。
當第一個音傳入耳中,鎌苅突然覺得眼前的伊達又變得不太一樣,感覺有些疏離,這樣的疏離感讓他的胸口脹脹的,想要做什麼來撫平那心上的滿溢感,卻不知該如何做,只好搖了搖頭,伴隨著稀稀落落的吉他聲,闔上了浴室的門。
感受到背影的落寞,伊達微惱地爬梳自己的頭髮──明明希望他能一直笑著,怎麼又讓他擺出那樣的表情?自己果然不夠成熟哇!光是看到他跟別人在一起,就在心中釀起醋來,實在好想好想把他綁在自己身邊……
 
盥洗好的鎌苅縮在床的一角,雖然這並非第一次同榻而眠,但他仍睜大著眼睛,了無睡意,不知道是興奮居多,或是……緊張?!
聽著時鐘滴答滴答地走著,回想著今天的一分一秒,只是做一些很普通的事,像是吃飯、逛街,然而,及目的,都是那澄澈的雙眼,入耳的,都是那溫潤的嗓音,還有那時而癡傻,時而溫柔的笑臉……鎌苅驚覺,現在腦子裡全都是那人的身影,一舉一動,一顰一笑,並非全是今天的,還有從前的,什麼時候他的身影在腦海中變得如此清晰?什麼時候覺得他的笑容讓人感到很安心?
突然,浴室的門打開了,鎌苅一聽到關燈的聲音,馬上背對來人,希望可以藉此抑制紊亂的心跳,可惜事與願違,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心跳卻越來越快。突然,與自己身上相同的香氣壓至床沿,鑽進棉被,他隨即緊閉雙眼,不希望自己還醒著的事實被發覺,直到他撞進一個溫熱的胸膛,正要發作,卻發現耳畔全是他的氣息,緩慢且沉穩的,雖然覺得困窘,卻不想把他推開,仍然閉著雙眼,靜靜地傾聽那吸吐,好像在告訴自己:放心睡吧!我會一直陪著你,你不是孤單一人,我會保護你,讓你不被寂寞侵害……
偌大的雙人床上,寂寞現今,不再佔大半的空間。
 
++++++++++
【編後】
第一篇晃健文就這樣生出來啦!(放鞭炮)
這也是怨念了很久的一對,文生出來就表示怨念爆發了!(笑)
很久沒有寫文,感覺很生疏吶!
開頭的地方想要營造詭異的氣氛(絕對不是因為看了X檔案的關係*毆*),但總覺得寫得很不順。
不過,開完頭後,下面就愛滿滿了!果然是萬事起頭難。(笑)
這次生文算快的了,為免夜長夢多,幾乎是放下正事不做在開著小花。(喂)
雖然劇情好像朝著詭異的方向前進,不過最後還是讓我抝回來了,辛苦這兩隻了。(拍)
唔,對於KOJI弟弟,其實我比較不熟,如果個性扭曲得太嚴重,就請多包涵啦!
KENKEN:誰叫那傢伙都不寫日記,哪像我這麼勤勞!(驕傲)
某皊:但是你也不要一天寫兩篇吧!(抖)又喜歡寫一些人家看不懂的東西。(躲到KOJI後面)
KENKEN:KOJI保護不了妳啦,哈哈哈~~~(小惡魔模式發動)
某皊:KOJI,你一定要保護我啊!如果你想要吃掉KENKEN的話!XDD
KENKEN:為什麼我要被吃掉?!(怒)
某皊&KOJI:因為你是受!
KENKEN:哇咧~~~
某皊:(把KOJI推過去當擋箭牌),那麼,我們下次再見了,如果還有下次的話......(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