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幸運草的翅膀
關於部落格
四葉の翼→それは愛だ!
  • 187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布布】形風番外──楓紅之時

「三哥。」

 

「咦,召奴,今兒個怎麼有空來這兒?」翻了一只杯子,添上新綠,遞到來人的眼前。

 

「嗯,好香。」執起杯子,品了品再輕啜,為他潤了潤喉,「我是特地來告知你一件事的。」

 

偷覷了素還真一眼,披散的頭髮顯出了閒適,然而那精神又不像剛睡醒的,只像是──睡不好?!

 

「哦?!」看著眼前人巧笑倩兮,似乎在打著什麼鬼主意。

 

「心築情巢的楓,又紅了。」

 

隨著紅字入耳,原本平靜無波的雙眼,染上了一絲的複雜情緒而若有所思──終於,紅了嘛……

 

「三哥?」故意喚了喚。

 

「啊,你的茶沒了。」收起心神,又為他添上新綠,只為遮掩自己的失神。

 

其實他今天一早就跑來琉璃仙境報訊兒,就是要看素還真困窘的表情,這樣的反應,他看在心裡,是值得了!只是這人一點也不坦率啊!

 

「呵,這真是好茶啊!」將茶湊到嘴邊,不急著喝下,「為了報答三哥的好茶,就讓召奴請三哥來心築情巢賞楓吧!」

 

「這……才剛入秋,不急。」

 

「哦?那三哥是答應囉?」

 

「嗯,放心,三哥一定會擇日拜訪。」

 

「那好,我就期待你的光臨囉!」

 

「不過今日,你得陪我泡完這壺茶。」

 

「呵,那有什麼問題呢!」

 

 

 

***

 

 

心築情巢內,片片綠葉,漸漸被紅侵染──

 

一白髮人在林中,手執長劍揮舞著,想要突破──衝上高峰。

 

驀地,一抹黑影襲入,利刃直砍向那人,只見他一個回身,在刀與劍交鋒的瞬間,劃開了一場比試。

 

刀光劍影不斷,看不清的不僅是刀劍,還有兩人的身影,黑白交錯再交錯,分不清的還有風聲和呼吸聲。

 

無意間,一片楓紅脫離了憑依之處,緩緩飄落,正落在刀劍僵持的瞬間──雙方很有默契地收回刀劍,只見那白衣人攤開掌心,接住那柔弱無依的紅,竟然有些熾熱。

 

「呵,這是今年第一片楓紅呢!」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心築情巢之主──莫召奴,黑衣刀客的身影,在他方踏入時,就旋及臨身,和諧且自然。

 

「風隨行,你真幸運!」

 

用手中香扇遮掩笑意,看著他微皺的眉,心中有些得意,黑衣刀客窺見,猜想這人玩興一來,有人似乎要倒楣了。

 

只見劍客無語,將楓紅收入懷中,逕自離去。

 

「嘖,真是沒禮貌耶!」逗弄不得,有些氣惱。

 

「別逗他了。」

 

「耶,我可是真心祝福他呢!」

 

「他目前正好遇到瓶頸。」望著風隨行離去的方向,微嘆。

 

「哦?」難怪……「你好像很關心他唷!」噘起小嘴,看來有些吃味。

 

「我只是怕他留太久。」將水藍色的人兒攬在懷裡,輕吐著。

 

「呵,放心,就快要有人來領走了。」

 

 

 

***

 

 

 

離了那兩人的視線,越往心築情巢的深處走去,楓紅越見增多,原本想要冷靜的心情,卻怎麼樣也平撫不了。

 

記得曾經有人問他:風是什麼?

 

對他而言,風就是風,是大地中無法捕捉的氣流,時而狂亂,時而無蹤,而他,就是那風的化身,不為誰佇足,只是漫無目的地漂流……

 

自他懂事以來,就是以師為父,在易水樓中接受訓練,培訓成為一稱職的殺手,從來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也不須明白要往哪裡去,就如風一般,吹過才知道存在。

 

然而有一天,他的師父突然把他叫到跟前,語重心長地說了一些話,問他:風是什麼?他答不出來,然而,師父只是輕輕地笑開,要他自己去找尋答案,所以,他來到了琉璃仙境──一個武林的是非之地。

 

記得第一次踏入那裡,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不知是易水樓的景致也不差,還是個性使然,風景雖美,卻也無法染進他的心裡,直到一抹清香慢慢靠近,一位手持拂塵的儒者翩然而至,用著好聽的嗓音叫喚自己的名字之時,他冰冷的心才有一絲絲的溫度──原來,這就是蓮香。

 

不是沒有聽說過武林名人的傳聞,雖然自己不是愛嚼舌根之徒,但總在有意無意間聽聞一些武林上的小道消息,尤其是自己現在的主人──清香白蓮素還真,但是他怎麼看那素還真,都覺得他不像外頭傳說地那般,應該說,在琉璃仙境內,至少在他看得到的時候,那人是沒有一絲江湖氣的。

 

直到,有一次夜裡,看他獨自坐在池邊看著僅剩荷葉,那樣的黯然的眼神,是他從來沒有看過的,是不是池中的蓮花不在,他也會跟著消逝?

 

不經意,輕移腳步,改變了空中的氣流,他驀然回身,含笑問著:「這麼晚了,還沒歇息啊?」

 

入目的,是他那一貫溫婉的笑臉,剎時,明白了些什麼,或許,那就是所謂的「世故」,世人眼中的「江湖氣」,但是在他眼裡,只看到一個人在痛苦中獨自振作,不知道在掙扎著什麼。

 

不自覺地走向他,伸出手來,想要撫慰,卻停在半途遲滯不前,只因為那人說了一句:「沒關係……」

 

短短的三個字,劃開的不僅是兩人空間的隔閡,更是在自己和他的心口上都劃下一刀,第一次,明白心在淌血的感覺。

 

然後在隔日,琉璃仙境的主人消失無蹤,只修書一封,交代他暫當自己的替身,而後……久久沒了消息。

 

原來,那夜他是在盡行某種哀悼儀式,或許那些蓮花和他真有什麼關聯也不一定,所以,他開始期待池中蓮花再開之日……

 

 

 

後來,他發現,對於「素還真」這個人的行事作風,是不能以直線思考的,他有他自己的一套邏輯思考,所以從來沒有人知道他的心裡在想些什麼,也沒有人能夠進駐他的心房……嗎?

 

思及此,他不禁有些迷惘了,倘若一將功成萬骨枯是真,那麼他對他的好,無論是教他武功,在危及時刻助他一臂之力,還是常常對他掛著若有似無的微笑,都是虛情假意?那真該說那人的表面功夫做到極致,絲毫鬆懈不得,可是,他卻沒有看到他暗自竊喜或是鬆口氣的表情,反而看到他的眉間鎖了一層又一層,似乎沒有化開的餘地。

 

 

 

一日,風隨行在琉璃仙境的樹林中磨練武藝,直至天邊泛起了紅霞,他才驚覺時間的流逝,準備動身回房時,突然看到一抹白影行色匆匆地往更深處走去,定睛一看,是素還真沒錯,心念一起,就跟隨在後。

 

跟著跟著,素還真的身影消失在一個山洞後,但是洞口似乎有什麼特別的機關,不得擅自闖入,山洞上恰好是雜亂的樹林,他只好越過叢林,繼續追尋……

 

突然,眼前出現了夕陽,定睛一瞧才發現自己在懸崖上,潺潺水聲自身旁襲來,在瀑布的下方有一池青潭,水清澈見底,而自己急切追尋的人兒正悠閒地泡在池子裡,享受著夏末的晚涼。

 

他並不打算打擾他的興致,只是輕巧地移動到附近的林中,靜靜地看著──並非窺伺,而是身為護衛的責任──雖然有一些罪惡感,但目光卻是不忍移去。

 

自夕陽西下到月亮爬上枝頭,素還真任著自己在池中游著,細長的白髮在水中浮沉,和水中的月光融在一起,發出了銀亮的光芒,他好似天仙般自由自在,所有世俗煩惱全數都拋到腦後了。

 

雖然仍是夏天,但是也染上了些許秋的氣息,尤其到了夜晚較涼,風輕輕地吹著,撩過風隨行眼前的白髮,他微忖著,該如何讓素還真自動離開池子呢?!

 

思量之際,突然發現水中的不對勁,想也沒想,硬是跳了下去,要將素還真救起來,在捉住他手的剎那,突然一個力量將風隨行往下拉,就這樣栽入水裡。

 

「呵呵……」

 

等到他自水中抬起頭來,入目的,竟是素還真的笑臉──原來,這是他的惡作劇。

 

「呵,呃,」好不容易止住笑意,「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好像用太大力了,因為風隨行看起來不太高興的樣子。

 

風隨行不語,只是步履蹣跚地走向池邊,素還真見他不搭理,以為他生氣了,趕緊跑過去要多做解釋,但是水中並不是太好行走,沒走兩步,他就滑了一跤,「哇」地一聲就要向前撲去,結果撲進的不是水裡,而是濕漉漉的懷裡。

 

「嘿嘿,對不起。」抬頭,只見那眉揪得更深了,趕緊道著歉,就在同時,一道風微微吹過,讓他光裸的身子輕輕顫抖。

 

風隨行仍是沒有多說話,只是靜靜地抱著他步向乾衣之地,讓他換上。

 

「你全身都濕透了,我的衣服分你一半吧!」著好單衣的素還真,拿著外衣遞給風隨行。

 

「不用了。」

 

「不行,萬一你受了涼,要誰來保護我?」說得理所當然,替他退去了外衣,披上自己的。

 

蓮香瞬間充滿鼻息之間,如被施了魔法般,風隨行抓住了素還真的手,移到唇邊,輕輕磨拭,細細品著……

 

手指間傳來溫潤的觸感,惹得素還真一陣酥麻,臉微紅……

 

「哈啾……」很不巧地,一個噴涕打破了寧靜的時間。

 

他微赧地低下頭,只覺得身子一暖,原來是自己的外衣把自己包起來,正想要說什麼,卻突覺身子一輕,已被人騰空抱起,雙手趕緊環住那人的脖子,原本要埋怨的話,全數讓風兒捲走了。

 

他們卻不知道,兩人的心湖就在那時泛起了漣漪,接連……不斷……

 

 

 

到了夜晚,風隨行總是會在暗處看著素還真靜靜地望著池中的蓮花發呆,連著幾日都是如此,白天也是見他如遊魂般在琉璃仙境晃來晃去,不由得讓人懷疑起這素賢人的腦袋是不是少了什麼零件,這樣魂不守舍的,真是讓人放不下心。

 

放不下心嘛?!原來是這樣的感覺,自那晚起,他每次見到那臉蛋,心頭總是揪著,越是細看,越是揪得緊,可是當他別過臉去,那抹清香又侵入鼻息,在在引誘著他,等到他發覺的時候,只見眼中充滿了那似笑非笑的臉蛋,就像現在一樣──

 

「我說你啊,怎麼直盯著我發呆呢?」

 

氣息很近,近到能感覺到對方的溫度,而他不習慣和人那樣親近,就算是自己的主人也不例外,自然而然地退了幾步。

 

「嗯,人家問話不回答,是不禮貌的唷!」

 

「你在想什麼?」

 

「啥?」

 

「你剛剛在池邊想什麼?」

 

「我?!沒想什麼啊!只是單純在賞花而已,你不覺得這些蓮很美嗎?」轉過身去,面對著一池殘荷。

 

「嗯。」

 

「可是,它們就快要凋謝了。」蓮花只能開三天,最遲的,都已經褪了色。

 

「你為它們難過?」

 

「呵呵……」苦笑著,因為「素還真」是不容許傷春悲秋的。

 

「既然難過,為什麼還要笑?」他不懂,為什麼這人總是不坦率,為什麼他不能像前些夜裡那般自由自在?

 

「有時候笑,只是一種情緒的發洩罷了。」並不一定代表開心的情緒,但是真正的情感一旦將之隱藏,甚至遺忘,自己會成了什麼?行屍走肉嘛?

 

「你可以不用如此。」扳過他的身,和自己面對面,真誠地希望他能夠坦然面對自己,至少在他面前,不要故作堅強。

 

「或許,我已經忘了真正的自己。」嘴角牽起一抹苦澀,不是他不想,而是累了……

 

「胡說。」

 

「嗯?」

 

「你在自欺欺人。」

 

「不,我沒有。」不想承認,因為自己的軟弱。

 

「那天夜裡的你,不是真正的你嗎?」

 

「不……不是。」害怕識破,因為自己的放縱。

 

「我覺得是。」

 

「嗯,你憑什麼覺得?」微惱,因為再也遮掩不住。

 

「憑我對你的觀察。」直擊,面對他,自己從不需要拐彎抹角,就算是自己的心被割得遍體鱗傷也沒關係。

 

「哈,你太天真了。」嘲諷,對他,也是對自己。

 

「你認為我不夠格?」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在他的眼神中看到受傷,就在訣絕的話要出口的時候,有些退縮。「只是……我們都需要時間冷靜。」微黯的眸子,將自己的心房緊閉。

 

「要多久?」

 

「你……」怔忡著,些許不安的因子作祟,沒想到自己也有啞口無言的時候。

 

「無論多久我都會等,只是希望再見之時,你能認同我,而我,能看到真正的──素還真。」執起他的手烙下一吻。

 

 

 

所以,他們約定,約定楓紅之時再度相見──然而,那綠色手掌被血染而後落盡,隔年又再度換上新綠,但那人終究沒有出現,原本的信心,不禁動搖了……

 

是他沒有找回自己,還是他真的不夠資格呢?

 

當初離開易水樓,只是因為一樁買賣,身為殺手,沒有選擇的權利,但是他的師父卻丟給他一個問題,要他去找尋,只是,自他踏入琉璃仙境,見到那人之後,他卻忘了要去找答案,只是發現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不斷地充實自己,讓自己能夠與他匹敵,雖然他知道這個或許是永遠不可能成真的夢想。

 

但是,他需要那人的認同,需要被他正視,進而希望他能夠在自己面前表現最真的一面──這是奢求嗎?!

 

胸口的熾熱越來越旺盛,他伸手探入懷中,將那一抹紅取出,手掌大小的葉片,輕薄──好像只要輕輕一握,就會完全粉碎……不成片斷……

 

葉脈就如血脈般,雖然不會跳動,但卻也是生命的一種形式,只是它已經停歇──再過不久,這裡的楓全部都會像它一樣吧!

 

帶著最炫麗的顏色落盡……

 

是的,無論是做為殺手,還是護衛,必須盡忠職守,將自己生命燃燒殆盡,更何況,自己還是一名劍客!

 

悲春傷秋並不適合他,雖然他剛剛才發現起自己並非如同從前一般冷然,什麼時候開始的,並不需要深究,因為現下,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

 

 

 

是夜,素還真一人在月娘的陪伴下,依舊賞著殘花──最後的一朵白蓮,今夜已將花苞闔上,等待明日再度綻開,太陽西下時分,池中只會多了幾瓣白色的花片,沾染淤泥──誰說蓮是出淤泥而不染呢?!

 

驀地,一陣風起,惹得群綠左搖右晃,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似在歡迎那人的到來。

 

「你……怎麼來了?」沒有心理準備,出口的話有些支吾。

 

「我是來履行約定的。」

 

在他面前半跪著,自懷中取出那一抹紅,遞上了他的手心,帶給了他秋天的消息,還有……與他的約定。

 

「或許我還不夠資格,但是我可以在你身邊等……等到你認同我,等你……找到自己……」輕拂他被風吹亂的銀絲,似安撫。

 

看著他堅定的雙眸,有著說不出的感動,時空的相隔,卻讓他更加成熟。

 

因為重視,所以給予時間,不論是對他還是自己,但是並不代表需要分離。

 

「傻瓜……在你踏入琉璃仙境的那一刻起,我就認同你了啊!」上前抱住了他──相擁,是不須言語的心意表達。

 

手中紅葉緩緩飄落池中──

 

追回嗎?!不需要,因為還有更多的楓紅在等著他們……

 

 

 

***

 

 

 

心築情巢內,楓紅已滿眼。

 

素還真應邀來到此處賞楓,現下,是他們倆獨處的時間。

 

「呵,這兒的楓紅真的是很美呢!」不同於平日的裝扮,今日的素還真只是怕風吹亂了髮,隨意用玉簪挽成一個髻,身著一襲白衣,模樣倒多了些慵懶。

 

「年年都這般。」

 

「哦,呵,我可以當成是你在抱怨嘛?」

 

讓他空等,除了俗事纏身,較多是自己的優柔寡斷,明白他的心焦,但是自己也不好過啊!──每每運籌帷幄,馳騁風雲之時,一回頭,不見身旁的他時,只能倚靠風聲來安慰自己。

 

「你知道我不會這麼做。」

 

「我知道,你對我總是很忠誠。」忠誠到一種無以復加的地步,所以當自己面對他的時候,是有些手足無措,因為他對自己的命令總是徹底執行,沒有怨言──是一個固執又堅定的人啊!所以,每每都會想要逗弄他一番,但是這樣的孩子心性,是很容易讓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心防瓦解的,也因此,他害怕──就是這樣的矛盾,讓他遲滯不前。

 

「認定了,就不會改變。」

 

風,在此時緩緩吹起了,風隨行欺身,將那頑皮的楓葉自素還真的白髮上撥去。

 

「這景致真美!」輕靠在他懷裡,看著漫天紅雨,「不過,倘若無風,也就看不到這美景了。」

 

風是什麼,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一縷風已經找到了歸宿,無論春去秋來,他都不會捨蓮而去……

 

          >>>>>>>>>>

         【編後】

          一樣還是非關的三週年賀文,哈,第一篇太短,不過癮,就多寫一篇,沒想到寫太多哩~~~XD

         唔,真的很喜歡楓紅的時候吶!(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