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幸運草的翅膀
關於部落格
四葉の翼→それは愛だ!
  • 187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布布】尋影‧莫寂

 

孤獨峰上,兩人迎風眺望。

煙嵐自山巒間冉冉而升,直達天際,與雲契合為一,即便有風,也不散……

「風仔,你比較喜歡雲海還是煙嵐?」與風並肩而立的他,捻著鬍子笑問。

「這兩樣東西有差嗎?」

在他的眼中,同樣是水氣幻化成的白霧,迷茫……縹緲……

「當然有哇!」憶秋年故作吃驚狀,一副「難道你不知道」的表情。

他這是什麼表情,有必要每次都那麼誇張嗎?!

「對風之痕來說,沒有。」

並不是故意要潑他冷水,但是馳騁風中的他,想要的,只是快意,除此之外,都是多餘。

「哦,這樣啊──」明知他會有怎樣的回答,但是語氣中難免有些失落。

突然心神一動……

「不如……」讓我來帶你體會一下它們的不同吧!

憶秋年似笑非笑地看著風之痕,他運起全身功力,騰空飛起。

「憶秋年,你想要比試嗎?!很好!」說到論劍,他的興致就來了!

「呵呵,那也要你追得到我再說啊!」言畢,便往山間鑽去。

「嗯,難道我的速度會輸給你?!」嘴角掠起一抹笑,也沒入煙嵐之中。

只見一褐一白在山間追逐著,每當白影快要觸及褐影時,下一秒卻見他出現在另一個山頭上。

褐影時深時淡,但始終在風之痕的眼中。

憶秋年站在山巔享受著清風的吹拂,看著就要隨風而上的某人,心念一動,便竄往雲間。

眼看憶秋年消失雲中,便提氣隨之而入,但卻看不見他的身影,只有淡淡的氣息……

明知他不可能消失,也未走遠,只是心裡好像有一種感覺,好空好空……

風之痕尋著氣息,穿過了無數的雲朵,他沒有心情欣賞雲海的浩瀚,只想要見到那抹褐影。

驀地,雲中沒了他的氣息,風之痕緩緩飄下,落定的同時,發現周遭的景物很熟悉。

「嗯,是步雲崖。」

「呵呵,風仔,你很久沒來了吧!有沒有很懷念這個地方?!」憶秋年自他身後走來,「唉,自從那次以後,你就再也不在這兒過夜了,讓我好傷心唷!難道這裡就沒有值得讓你留戀的東西嗎?!」

「你是指什麼?!」風之痕心裡有不好的預感。

「你說呢?!」憶秋年漾起慣用的痞子笑容,不答反問。

第一次留在步雲崖,是憶秋年吵著要他陪他看日出,說什麼這裡的日出很不同,日出就日出嘛!他在孤獨峰看都看膩了,還不就是一個太陽從山頭蹦出來嗎?!會有什麼不同?!可是憶秋年一副「你不留下來就會後悔」的表情,硬是要他留了下來,結果……

「如果你指的是日出的話,我又沒看到。」風之痕睨了他一眼。

還說呢!不知道是誰很興奮地拿了好多罈酒出來,說要促膝長談,等到日出時分,只見西方的天空微微亮了起來,但是東方的天空卻是愁雲慘霧一片,不僅日出沒看到,還不時飄了些小雨,也不知道那憶秋年是不是酒喝多了,說什麼太陽就在雲的後面,竟然拉著他硬是要衝過雲層看日出,兩人一時之間還僵持不下,後來風之痕終於是妥協了,就在憶秋年興高采烈地拉著風之痕飛在半途時,突然一道閃電,頓時雷雨大作,兩人馬上成了落湯雞……

「那麼,有沒有興趣再試一次?!」

「沒有。」話才出口,就看到憶秋年整個臉突然垮了下來。

這好友,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坦白?!

「除非……」

「什麼?!」沒想到他還有但書,憶秋年滿懷期待地看著風之痕。

「和我比試,直到日出為止。」

「呵呵,」他還是心繫論劍,「也可以,不過,日出開始時,就要停手唷!」

人,總算是留下來了。

「沒問題。」言畢,風之痕隨即運氣,準備好好比試一番。

「等等,何必那麼心急呢!你先回答我的問題。」

風之痕挑眉,不知道他這好友又在打什麼鬼主意,每次要和他比試,他總是一拖再拖,直到沒辦法了,好不容易才在鳳形山留下兩道劍氣比試,可是他想要真正的交手,雖然這樣的風險比較大,但是他有把握不會傷了他。

「別這樣嘛!問一下又不會少一塊肉。」

「你問吧!」

對於這老友的脾氣,他是知道的,若是不讓他問,一定又要東扯西扯,直到達到目的為止。

「就是之前在孤獨峰上問你的啊,你比較喜歡雲海還是煙嵐?!」

「我不是回答你了嗎?!」他還真不死心。

「若是一定要選一個呢?!」

「嗯……,」風之痕沉思了一會兒,「煙嵐。」

「哦,為什麼?!」

最想知道的,不是答案,而是原因。

「沒有為什麼。」風之痕背過身去,不想再讓他追問。

「呵呵,我知道為什麼。」

「你知道?!」

這麼多年的好友當然不是當假的,多少也能猜出對方的心思,但是他總覺得憶秋年對他好像瞭若指掌,時常出現驚人之語,就像現在一樣。

「因為,我也比較喜歡煙嵐。」

風之痕轉過身面對他,入目的,盡是那得意的笑臉。

憶秋年用他那清澈的明眸揪著他,似看透了他的內心。

「你知道為什麼我要找你一起看日出嗎?」

「因為特別?!」

「呵呵,是特別,只是……」非關景物啊……

「嗯?!」

「到時你就知道了。」打著啞謎,只是笑著。

看到了,就一定會知道嗎?!

「這樣有沒有比較期待?!」

「我比較期待你我的比試。」

「呵呵,如果我認輸呢!」

「憶秋年應該不是一個不戰而降的懦夫。」

「唷,你對我還滿了解的嘛!」

「彼此彼此。」

「只怕我會讓你失望。」

「我相信你的能力。」身後的綾帶飛起,肅殺之氣隨風而至。

憶秋年只是笑著乘風飛起。

「憶秋年,你這是什麼意思!」怒氣隨著漸行漸遠的他直線上升。

「這步雲崖我還要住一陣子,難保一不小心把它毀了!」邊說邊瞄著後頭緊追不捨的黑影,看來自己是真的把他惹火了。

「你給我站住!」

哇!只差沒使出怒燄之風了!

「我說過,你要追到我再說啊!」但是,抓不到我,能奈我何?!

風之痕心火上升,他現在不但不保證不傷他,反而還想把那痞子大卸八塊!

驀地,風之痕身形化成三人,直向憶秋年而來。

「唷,現在是什麼情況?!一對三,這太不公平的吧!」

抗議無效,玩火的下場,後果自行負責!

只見四條身影在空中交錯,不一會兒,只剩下白色的風之痕,和全身被綾帶綑綁的憶秋年。

「風仔,沒想到你有這個絕招!」被縛的憶秋年非但沒有絲毫「悔意」,還一副發現新大陸的模樣,喜孜孜的。

非常時期對非常人,當然要有非常手段!

「你還笑得出來?你難道不擔心?」

「擔心什麼?!你又不會對我怎麼樣!」

這綾帶的觸感可舒服了,而且它只是牽制住了他的行動,又沒有性命之虞,更何況,風之痕對他的命根本一點興趣也沒有,頂多只是找到機會就要比試罷了。

「你好像吃定我了。」風之痕瞇著眼看著他。

「嘿嘿……。」是又怎樣!

「別忘了你說過的話,君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可惜我不是君子。」是痞子,哈哈!

「憶‧秋‧年!」冷冷地瞪著他。

「好啦好啦,我說過那麼多話,哪知道你指的是哪一句?!」

開玩笑要適可而止,尤其是對他這看似冰冷,實則隱含衝動因子的好友。

「比試。」雖然極不願意,但是還是丟出了兩個字提醒他。

「喔,你是說那件事啊!」

什麼叫「那件事啊」,看樣子他一點都沒把這事兒放在心上!

「你不答應我,我就不放人!」

這傢伙真的很執著,看他的樣子,是打定主意了,不過……樂意之至!

「呵呵,你這樣把我五花大綁,可要對我負責唷!」

「負責?!負什麼責?」

不正面回答他,反而還理直氣壯地嚷著要他負責,天底下大概只有憶秋年敢對他提出這種要求了!

「我的人啊!現在和你綁在一起,身家性命都在你身上,所以說我們是生命共同體!」

風之痕越聽頭越痛,他突然有點後悔了……

「嗯,肚子有點餓,我們去吃飯吧!」

憶秋年故意忽視風之痕眼中的怒火,運起氣,便往步雲崖飛去,當然,風之痕自然也得跟隨在後……

 

*                      *                      *                      *                      *                      *

 

「風仔,你不覺得這樣很浪漫嗎?!」吃飽了的兩人,坐在山崖邊等著看日出。

被五花大綁會浪漫?!這個憶秋年是不是被綁得太久,腦筋秀逗了?!

「如果你不舒服就說一聲,我大可以將你放開。」

「我才不要哩!」

「為什麼?!我又不會笑你!」誠實是好事啊!

「呵呵,我都被你綁成這樣了,還會怕被你笑嗎?!」這風仔真老實,好可愛!

「那到底為什麼?」

「嗯,我說了你可別生氣唷!」憶秋年偷偷瞄了瞄風之痕平靜且專注的眼神,「因為我不想和你比試。」

「為什麼?!」沒想到他會有這種回答,臉上竟是驚訝,「我有把握不會傷你,也相信你也不會傷我。」

比試時難免會有些小傷,但他相信一流的劍者是不會在乎這些小傷的,難道……

「你怕痛?!」他不敢想像憶秋年這樣的先天人竟然會怕痛!

憶秋年聽到他的結論和看到他那吃驚的表情,實在是很想放聲大笑,可是又怕傷了他的自尊心,不過,如果能時常看到他這麼可愛的表情,而不是平時冷若冰霜的樣子,應該每天都會很有趣吧!

「你真怕痛?!」看著憶秋年皺著眉頭,欲言又止的樣子,突然覺得自己揭了人家的瘡疤,有點過意不去。

「如果真是這樣,你是不是就會放棄跟我比試?!」憶秋年好不容易克制住了笑意,探問著。

「你就真的那麼排斥?!」好不容易遇上了一個可以較量的對手,要他放棄真的很難,「還是,你覺得風之痕不值得與你論劍?!」

若真是如此,那麼,在你心裡,風之痕到底算是什麼?!

突然覺得自己好像笨蛋似的一頭熱,卻在有意無意之間,忽略了他的想法。

風之痕慢慢地鬆了綾帶,垂著眼眸,沉思……

憶秋年看著不發一語的他,想想自己也不是那麼倔強的人,若是他喜歡,他可以陪他,可是為什麼一定要是這種打打殺殺的方式,雖然明白他追求劍術的心,只是不忍看到他眼中的孤獨,即使說要達到頂峰,這是無法避免的條件……

雖說對於世事必須要有所取捨,然而這樣的抉擇真的是對的嗎?!

唉,罷了!本來就不希望他孤獨的,怎麼現在放他一個人在那兒困擾著?!

沉默太過於可怕,尤其是在這麼靜的夜裡。

「風仔!」憶秋年喚了他一聲,見他沒回應,便拍了他一下,突然,風之痕的身體直往後倒入他的懷裡。

他,竟然睡著了!

憶秋年望向天邊,山的那頭,好像泛著一點金光……

伸手想要叫醒他,可是看到他沉靜的睡臉,想想今天他也被自己折騰了大半天,心裡頭有點過意不去,便將手收了回來。

反正,太陽每天仍會東升,照耀著大地……

太陽終究是從山裡頭蹦出來了,頓時光華四射。

憶秋年低下頭為懷中人遮去刺眼的陽光。

兩人的影子融在一起,隨著太陽的上移,延伸到山谷裡去了……

         

           >>>>>>>>>>

         

         【編後】

           哇哈哈,再看完一次,覺得自己好白爛~~~(毆死)

           不過,風叔到底為什麼比較喜歡煙嵐呢?!呵呵~~~(意義不明)

           呼,終於把格式搞定了!新的編輯器真的是很任性,還是word用得比較順手~~~(淚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