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幸運草的翅膀
關於部落格
四葉の翼→それは愛だ!
  • 187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大振HT20指定】No.16告白

四月,是櫻花爭豔的季節,全國各地的櫻花相繼盛開著,告知人們戀愛的春天已來臨,似乎只要有櫻花的地方,就會聞到蜜糖般的甜味自空氣中傳來。
西浦高中內的櫻花當然也不落人後,現下,就有一男一女被那團粉紅色的雲霧包圍著。
「那個……花井同學,你看過那封信了嗎?」
女孩不敢抬頭,只是羞澀地看著男孩的胸膛。雖然明知對方一定是看過信後才會前來赴約,但不知該如何詢問對方答案,或是該說害怕知道答案而不敢切入主題,所以只好用這樣迂迴的方式問著。
「嗯……。」
看著只到自己胸膛的頭頂,花井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使得白色的頭巾上多了許多皺折,心中邊想著這樣的場景最近好像常在眼前出現,只是對象總不是心裡藏著的那個人。
櫻花飛落兩人之間的沉默,兩三點,卻激起心湖片片漣漪。女孩是第一次向人告白,緊張自然不在話下,反觀男孩亦然,雖然他不是第一次,但每次都苦惱於該如何拒絕又不會讓對方太過傷心。
「啊──,放開我!」
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闖入耳中,循著喊叫聲望去,只見看起來像是新進社員的學弟拖著一個人快速地往走廊的深處跑。那人掙扎的模樣看起來很像隊上那個被阿部教訓時的天才四棒。一想到那傢伙,心中不由得有一抹暖意流過,笑意也不自覺染上嘴角。
「花……花井同學?」
「啊、抱歉。」
對上女孩詢問的眼神,花井對於自己腦袋頓時被田島入侵這件事,感到不好意思,又下意識地抓了抓頭巾,然而卻看到女孩眼眶中蓄積的淚水,似乎是因為自己遲遲沒有回應又被人干擾而有了委屈。「長痛不如短痛」是此時腦海中浮現的話語。
「對不起,我沒有辦法回應妳的感情……」
看著女孩眼中的晶瑩滑落臉頰,他卻沒有後悔。因為他不是那種自欺欺人的人,早已有個人長駐於心,雖然不知道何時能得到對方的回應,或是將他的存在抹去,至少在相識一年後的今天,他那元氣滿滿的身影仍是烙印在自己的腦海裡。
女孩抱著花井退回來的情書跑離了櫻花樹,似乎將甜味也一併帶走了。
滿地的花瓣隨著她的步伐散出一條路來,花井卻沒有跟隨過去的意願,而是往完全相反的方向離去,雖然那對回教室來說是繞了遠路,而且路途間人煙稀少,或許這時的他就是想要將自己留給孤獨。
 
***
 
升上二年級的花井仍舊是西浦棒球隊的隊長,在練習開始之前,他一如往常地在部室內處理事情,最近加入了許多新生,身為隊長的他有必要先知道新生的來歷,順便整理一下他們的基本資料。
「柴崎夏生……」
唸著照片中人的名字,中午告白被打擾時的景象突然重現腦海,想想那身形和這位學弟有點像。會對他有印象,無非是他報考西浦、加入球隊的原因,說是因為十分儆仰自己的關係。從來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卓越之處的花井,被一個素昧平生的學弟這樣崇拜,心裡不免有些飄飄然,雖然還因此被副隊長之一的阿部挖苦,說是大家有向心力,完全跟他這個隊長無關等等,思及此,花井便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怎麼一副沒精神的樣子啊?中午不是被告白了嗎?」
來人用著不算小的力道一掌拍向趴在桌上的花井,害他整個人彈跳起來,柴崎夏生的基本資料就這樣飛落地上。
「嘎?原來是田島你啊!」
花井摸著被拍疼的肩膀,心想中午這傢伙果然在場,不免有些在意。看著他將地上的紙張撿了起來,皺了一下眉頭,便隨手將紙丟到桌上。
「怎樣,順不順利啊?」
身為搭檔兼好友的他當然要關心一下,而且還讓他撞個正著,雖然看到花井一臉幸福的表情心裡有些不舒服,他想,大概是因為最近花井太受歡迎了,卻沒有人跟他告白的關係吧?
「唔,我拒絕了。」
「又拒絕了?花井的標準還真高耶!」
聞言,心中不知為何鬆了一口氣,臉上掛上了平時的笑容。
「哪有,只是沒有感覺就不能隨便答應人家啊!」
「不好好把握的話,小心到時變成孤單老人。」
機會總是稍縱即逝的,他們兩人都明白,在球場上他們絕不會輕易地放過任何機會,但是對於愛情,或許是缺乏自覺,也可能是缺少勇氣,沒有人先踏出第一步。
「中午跟你在一起的是柴崎?」
在意的不僅僅是他對他的想法,他對他的情緒反應,甚至是他所無法掌握的一切。「田島悠一郎」這個烙印在花井梓的心中似乎刻畫得越來越深了吶!
「是啊,那傢伙應該是跟著你過去的吧!他比我還早到那裡,正想問他進行到哪裡就被他拉走,真是太可惡了!」
會知曉他被人告白,是他午休時間去花井班上時,同班同學的通風報信,雖然不是第一次知道他被女生告白,卻是第一次知道告白的地點,不免有些好奇,好奇著花井會有什麼樣的表情,好奇著他會對那女生說什麼話,是拒絕還是答應?悄悄地,莫名地酸澀感自胸口傳來,他不明白那是什麼,回想午餐也沒吃類似酸梅的東西,便將那異漾的感覺忽視了,直到他看到柴崎躲在一旁偷看的情形,獨佔著自己所不知道的花井,讓他心裡再度升起反感。
「啊,田島學長在說我的壞話,我聽到了。」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他們口中的柴崎夏生。
「我之前不是說過了嗎?花井學長可以直接叫我夏生沒關係。」
田島看著比自己高幾公分的柴崎,漾著水汪汪的大眼向花井撒嬌,稍微皺了下眉頭,便把他推向一邊,徑自往更衣室走去。
「誰在說你壞話了啊,我說的是事實。」
「咦,可是妨礙人家戀愛可是會被馬踢的耶!我是為了田島學長好。」
說著,便尾隨過去,示好般地摸了摸田島的頭,田島反射性將他的手撥開。兩人沒好氣地你一言我一語,動手動腳的情況看得花井有些吃味,他從沒看過田島對誰表現出不耐煩的表情,但是面對柴崎總是容易動氣,不由得覺得他有些特別。
「你們兩個住手,以後不要在一旁躲躲藏藏的,這樣對人家很不好意思。」
言下之意就是不要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兩人獨處,他也不希望他看到自己被人告白的場景。
「是……。」
「哼。」
看到花井一臉嚴肅地將兩人隔開,柴崎十分識相地答應下來,畢竟是學長,又是自己崇拜的對象,當然會尊敬幾分。田島反而變得更不開心,就好像自己真的是一個礙事的傢伙。所以他轉過身去,對著櫃子換起衣服,打算眼不見為淨。
「你既然這麼早到,就先換衣服去熱身吧!」
柴崎接收到花井的指令,覷了一下田島的背影,便乖乖地離開現場。
嘟著嘴生悶氣的田島意外地十分可愛,雖然很少見到他這副表情,莫名地有些開心,但罪魁禍首似乎是自己,若是不稍加安撫,好像有些惡質吶!更何況見他不開心,心裡總覺得過意不去。面對他,在不知不覺中情緒就會變得這麼矛盾。
「田島真的是很容易把喜怒哀樂掛在臉上呢!」
才剛套上棒球服正低頭扣扣子的田島聞言便抬起頭來,對上來自身後的苦笑,對於那樣的面容,不知何時開始無法招架,臉龐不自覺地紅了起來。
「是那傢伙太討人厭了啦!」
「扣錯了。」
低頭一瞧,才發現漏扣了一格,西浦兩個英文字不是處於同一直線上。田島正要重扣,沒想到花井卻快了一步,動作流利地連以下的扣子都全數扣好了,手卻仍停留在他的衣服上。
「衣服看起來有點小。」
「呵呵,因為我長高了嘛!」
知道他很在意自己稍小的體格,雖然天賦過人,但是沒有高大的體格就無法擊出全壘打,對於敵隊可以說是減少了一些威脅。能夠提升戰力是好事,但是身高對花井來說,是唯一可以贏過他的地方,或許在這點上,他私心不希望他超過。
「你們在做什麼啊?隊長大人。」
聞聲轉頭,是隊上有著小惡魔稱號的泉,正噙著若有似無的狡獪笑容盯著他們瞧。
「什麼什麼?」
接著是隊上的王牌投手三橋緊張又好奇的詢問。
「隊長,這裡是部室,要調情請到沒有人的地方去。」
再來是最愛挖苦自己的副隊長阿部,板著平時的老媽子表情和他四目相接。
花井看見一群人蜂擁而至,趕緊收回手,走到自己的櫃子那裡換衣服。
「調……調情?!」
三橋聞言,臉頰瞬間刷紅,看到平時嘻嘻哈哈的友人臉上也微微地泛紅,趕緊跑過去想要知道實情。
「三橋你別聽阿部亂說。」
他自己明明總是公然調情還敢說別人,花井在心中忿忿地想著。
「田島你還好吧?」
「嗯嗯,三橋我們先來自主練習吧?」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調情嗎?田島聞言,心裡喜孜孜的,剛才的不快似乎一掃而空。
「好哇,等我一下。」
看到田島恢復平常的模樣,三橋放心地點點頭,趕緊換了衣服就和田島跑出部室了。
「可惡,跑那麼快幹嘛!」
被晾在一旁的阿部心有不甘,那傢伙的搭檔明明就是自己,還說沒有自己不行,現在卻被田島的一句話給拐跑了,阿部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平時給他洗腦洗得不夠多。
看著阿部怒火中燒的模樣心中不由得覺得一陣舒坦,不過等一下得快點把田島領走,不然讓他掃到颱風尾就不好了。花井邊想邊帶著微笑踏出了部室。
 
***
 
隔日練習瀰漫著一絲詭異的氣氛。
由於柴崎的自告奮勇,現下他和花井一組練習投捕。百枝覺得既然有人有捕手經驗就不要浪費,而且看起來還很積極的模樣,她也樂觀其成,只是花井和田島的模樣有些微妙。
「花井學長的球真的很強呢!」
接了幾球後,柴崎帶著讚嘆的口氣說著。
「還好啦!」
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帽緣,視線瞄到隔壁和沖練習的田島,面無表情,看來心情很不好的樣子。
「好球。」
看了花井一眼,田島賭氣似地大喊出聲,接著用力地將球丟回去給沖。沖將球穩穩的接住後,覺得有一股寒意襲來,自己好像是砧板上的肉隨時待宰。
看到田島和沖的互動,花井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這樣的組合只是暫時的,沒有必要生那麼大的氣吧?還牽怒到別人身上,真是可憐沖了。
「學長,再來五球吧!」
見花井遲遲沒有看自己這裡,只得大喊出聲喚回他的注意。
「好。」
沒想到在五球之後,只見田島抱著腳踝吃痛地倒在地上,沖則是在旁邊不停地道歉,花井馬上跑了過去,將田島的頭盔脫下,看到他難受的面容,整顆心也跟著糾結在一起。
「田島,怎麼樣?」
百枝監督見狀,也跑過來看看情況。
「腳踝好像扭到了。」
「有點腫。花井,你帶田島跟我去保健室,其他人繼續練習。」
花井二話不說,將田島橫抱起來,跟著百枝走向保健室。
因為學校已經放學,保健老師也已經下班,空盪盪的保健室中還好留有一應俱全的急救器材。花井將田島放在床上,替他卸下護具,便交由百枝處理傷處。
「還好傷得不嚴重,回家時記得去給醫生看看,這幾天就先不要練習了。」
「我不要。」
「田島不要任性!」
明明剛剛就痛得快要流出淚來,為什麼現在卻咬著牙不肯休息?看著倔強的田島,花井很心疼也很生氣。
「要來練習也可以,不過不要太勉強,一切等到傷好了再說。」
百枝欣慰地拍了拍田島的肩膀,她知道他對棒球的熱情,受傷是意外,誰也無法預料和控制,但是好好調養是必須的,而且看來是因為心情不佳所致,果然心理是會影響生理的吶!
「花井,田島就交給你了。今天的練習到此為止。」
百枝對花井眨了眨眼便離開保健室,剩下的,就看花井怎麼開導他了。
 
「你怎麼會扭到腳?」
聽沖的描述,似乎是球稍微偏離了軌道,田島反應不及,又硬是要接到球,所以才不小心扭傷了腳。憑田島高人一等的動態視力,是不太可能漏接球,更不可能讓自己受傷,然而現下的田島完全一反常態,似乎是連最基本的專注力都失去了。
「因為柴崎接球的聲音很吵。」
在意著他所投出的每一球,不是投向自己;在意他的目光不再是自己,而是其他接球的人。因為在意,所以生氣;因為生氣,所以分心。
「嘎?那下次離遠一點練習好了。」
沒想到田島的聽力也異於常人,是太過在乎的關係吧?
「我討厭他跟你練習。」
直擊,是田島一貫的說話方式,他不喜歡拐彎抹角,是男子漢,就該坦誠相對。
「就這麼討厭?」
輕拂著田島被包紮好的腳踝,柔聲問著,只見田島堅定地點了點頭,令花井有些失笑。這傢伙的好惡總是區分得這麼明顯,自他一年前和他相識到現在仍是如此,完全隨著自己的喜好在生活著。
「可是監督說這只是暫時的。」
「暫時的也不要。」
田島一把抱住了站在床邊的花井,像是怕玩具被搶走的小霸王,宣示著自己的所有權。他怕那個人就這樣搶走花井,占據他在他心中的地位,所以田島在心中暗自下了決定……
「不過你現在受傷了,也沒辦法練習投捕了吧?所以得趕快把傷養好才行。」
雖然對於田島的主動親近有些親近,花井仍輕輕地回抱著田島,在他耳邊勸說,溫柔的話語好像具有魔力,讓原本頑強的田島點了點頭。
「現在我們先回去換衣服,然後去看醫生。」
「揹我。」
稍微拉開了兩人的距離,田島又將雙手伸了出來,帶著不容拒絕的氣勢,不是請求而是命令。
第一次感受他的依賴,雖然不是完全撒嬌的那種,但感覺還不壞。
「好好。」
這算是條件交換吧?讓田島乖乖去看醫生、乖乖養傷的條件交換。在明天中午以前,花井都是這麼認為的,可惜他太低估田島的執著。
 
「花井,大事不妙,快來!」
午休時分,花井才剛吃完便當就被水谷從班上拉了出去,一路上不明所以,到了球場才看見打擊練習區內有兩個人正舉著球棒,殺氣騰騰地對著發球機。
「你們在幹什麼?!」
「決勝負。」
說完,田島一如往常地專注,眼裡只有發球機,而沒有那個身高一百八十幾公分的隊長。
「為什麼?」
「田島學長說要跟我用全壘打決勝負,看十球內誰擊出全壘打的次數多,誰就贏了……」
站在另一個發球機前的柴崎補充說明著。他對於田島主動來找自己有些訝異,更何況是要比全壘打的打擊率。對方可是隊上的四棒吶!雖然他不是自己憧憬的目標,但對於田島過人的棒球實力還是略有耳聞,怎麼想都覺得自己輸定了。不過,田島提出的賭注又十分吸引人,也就答應了下來,只是他不明白為什麼田島對於那件事這麼在意。
「贏了之後呢?」
見柴崎有些遲疑,花井趕緊追問,卻被田島打斷了。
「少囉嗦,贏了以後就知道了。」
「田島你這樣是在欺負學弟啊!」
「我哪有?!」
這是正正當當的比賽,至少自己是很認真地看待它的,而且他不僅想要試試自己的能耐,也想要試試對方的能耐。沒想到卻被花井這樣說,難道他就這麼在乎那個學弟嗎?
「總之,我不准你們私下比賽!水谷,把機器收好。」
一把搶下田島的球棒,再把他扛上肩,無視掉落地上的頭盔,以及他的憤怒與掙扎,逕自往部室走去。水谷收到命令,只得認命地指示旁觀的一年級生收拾殘局。
「放我下來!」
「你不是答應我要乖乖養傷的?」
忍受著田島的拳打腳踢,直到進了部室,花井才將田島放在榻榻米上,雙手按著他的肩膀質問著。
「這個跟那個是兩回事。」
「為什麼你要跟他比賽?他一定贏不了你的。」
他知道田島是一旦決定了什麼事就會貫徹到底直到達成目標的個性,姑且不論田島目前究竟擊不擊得出全壘打,只要他肯做,機率就不可能是零。
「他輸了你會難過嗎?」
「嘎?」
「你因為不想看見他輸,所以才阻止的吧?因為想要跟他搭檔,所以不希望我們比賽吧?」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還是為了投捕搭檔的事。
「我說你啊,不要把我當成物品好不好?這樣我可是會很受傷的吶!」
花井摸了摸田島因為生氣而紅通通的臉蛋,苦笑著。
「我已經跟監督說了,我覺得和你搭檔比較適合。」
「咦,真的嗎?」
「嗯,而且監督也答應了。所以,根本不需要比賽。」
「太棒了!」
田島高興得像是剛才發生的事完全不存在般,他將花井撲倒在地,氣氛突然變得有些曖昧,看著田島漾起甜甜的笑容,花井的臉上不由得感到一陣燥熱,突然一陣咕嚕聲傳來。
「你還沒吃飯啊?」
「怎麼可能,只是放鬆後肚子又餓了。」
看著田島俏皮地吐了吐舌頭,花井心想,真是沒辦法放著他不管啊!
 
***
 
過了幾天的課後練習,田島換好制服,看著櫃子裡的粉紅色信封,一直在猶豫該不該拿出來。他不禁有些後悔答應幫忙傳信,雖然當下覺得那只是個舉手之勞,現在卻覺得是個不必要的麻煩,只要一想到同班女同學拜託的神情就覺得有些煩躁。
「咦,是……是情書嗎?」
好友三橋練習結束,剛好經過,看見粉色信封上貼了個愛心貼紙,臉上不由得冒著熱氣。
「誰收到情書啦?田島嗎?」
唯恐天下不亂的泉趕緊湊了過去,聲音之大讓部室裡的眾人都引領而盼,這其中當然也包括正在處理事務的隊長花井梓。
「不是我的啦!是花井的。」
既然被發現了就沒辦法再隱藏,田島將信封翻了過來,上頭著實寫著「花井梓」三個字。
「又是花井的啊!」
「花井同學好受歡迎唷!」
在泉的嘆息聲和三橋的讚嘆聲中,田島走到花井面前,將信遞給他。雖然知道不是田島寫給自己的,但花井在接過情書之時,心臟噗通噗通地好像要從嘴巴裡跳出來,他嚥了嚥口水,才穩穩地接下那封情書。
「是我們班的水野託我交給你的。」
「吶吶,快點打開來看啦!」
泉在一旁鼓吹著花井,但花井眼中只有田島的身影,隨著他走向櫃子再回到自己眼前,跟自己道別,無論是動作還是聲音都是看起來很沒精神的樣子。如果是之前的他,應該會和泉一樣跑來鬧自己吧?不知道他們之間什麼時候變了質,是升上二年級以後嗎?
「等等。」
一手拉著他,一手把情書跟著其他東西收進書包裡,再拉著他逃離眾人的視線。
 
「你不看嗎?情書。」
走出校門一段距離,兩人都沒有開口,只有被料峭春風吹落的夜櫻飄落的聲音。突然,田島指著花井的書包問著。
「水野的話,應該算是乖乖牌吧!成績不錯,待人和善,很受老師和同學的歡迎……」
既然都已經答應人家了,就好人做到底,暫時無視心中那異漾的苦澀說服著花井,況且他還是想要知道花井會有什麼反應,對於這樣品學兼優的女孩,他還會拒絕嗎?
「唔,田島很了解她嘛!」
「因為是同班同學啊!所以……」
「田島喜歡她?」
在他面前停下腳步,對上他純粹的眼神,希望他會給他所期望的答案。
「咦,不是,只是覺得這個女孩不錯,可能很適合花井。」
「這樣啊,聽起來是個不錯的女孩。」
推翻了他的問話,花井心中如釋重負,嘴角微揚,再度邁開步伐。
「所以,花井會考慮跟她交往?」
看著花井帶著好心情前行,剛才的苦澀又再度襲上心頭。
「你希望這樣嗎?」
花井在路燈下站定,轉過身來,丟給田島一個問句,陰影下的表情似笑非笑,田島望著不禁有些茫然。
為什麼他要這樣問自己呢?如果自己回答是,他就會跟她交往嗎?如果自己回答不是,他就不會理會那封情書嗎?可是這樣水野似乎就太可憐了啊!想起她羞澀的表情,想必是考慮了很久,又在好友的鼓勵下才會拜託自己的吧!但是,心中的某一處似乎裂開了隙縫,疼痛得讓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田島低下頭去,想要躲避花井詢問的目光,不知道這樣心中的疼痛會不會消失一些。
「告訴我,你希望這樣嗎?」
看著田島沉默不語,花井心中有些著急,他執起他的下顎,強迫他正視自己。如果他真的如自己猜想這般在意,那他應該會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現在這裡很痛。」
田島按著自己的胸口回答。他很少生病、受傷,所以對於病痛不太能夠忍受,他現在急需一個解決心痛的方法,而眼前這個人很值得信賴,應該可以幫助他,他卻忽略了這人是惹他心痛的始作俑者。
花井見狀,只是一把將他拉入自己的懷中,沒有說話。
不知怎麼地,接觸到花井的體溫,田島突然覺得很安心,他閉起眼睛,聆聽花井的心跳,汲取他身上的氣息。
「首先,我會先跟她道歉,告訴她我有一個很喜歡的人……」
「喜歡的人?」
田島驚訝地想要抬頭詢問,卻被花井的大掌緊緊地壓在懷裡,掌心的熾熱從後腦傳來,顯示著花井的緊張和微赧。
「嗯,他是個讓我十分在意的人,從一年前的第一次見面就在意得不得了,一直想要超越卻總是超越不了,但是只要站在那個人後面就會有想要守護他的念頭,不管他是不是隊上的王牌,會不會打出全壘打……」
「等等,花井,你說的是……」
田島自花井的懷中掙脫,亮著清澈的雙眼問著。
「三橋?」
聞言,看著田島疑惑的眼神,花井有些無力地低下頭去。
「不是。」
「那是……阿部?泉?沖?……」
見花井沒有回話,田島將自家隊友都猜了一遍,就是沒有說出自己的名字。
「是你。」
驀地,花井抬起頭來,雙手按著田島的肩膀,在四目交接的那一刻,清楚且認真地把正確答案告訴他。
「是……我?」
田島將手指著自己,再向花井確認,見花井紅著臉點了點頭,思及他剛才的告白,田島臉上的溫度也頓時升高。
「可是……我是男生。」
「我知道,我只是喜歡『田島悠一郎』這個人,難道不行嗎?」
當下,田島突然覺得眼前這個人非常有氣勢,詢問的眼神十分具有侵略性,一掃平時沉穩內斂的形象,是因為很認真的關係吧?因為很認真地看待這份感情,所以小心翼翼地捍衛著,不到最後關頭絕對不輕易說出口。
「呵呵……。」
見田島不明所以的竊笑,花井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他知道這傢伙對於感情很遲鈍,若是沒有把握的話,他是絕對不會告白的,但是見到田島有這樣的反應,難道是自己錯估了他的遲鈍?
「我也喜歡花井唷!」
「嘎?」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以發出詢問的單音。
「就像你喜歡我一樣喜歡你。」
他終於明白自己心痛的原因,想起之前對於柴崎的敵意,大概就是因為不想要花井被別人搶走吧!之前他總是在自己伸手可及的地方,但是突然有第三者介入,讓他第一次感到花井或許會離自己而去,不再把心思放在自己身上,對於這樣的距離感,心裡感到害怕,並且厭惡。希望他的眼裡只有自己一個人,希望自己回頭的時候,他總是會給他一個鼓勵的微笑。
聽到田島的告白,以及跟著撲上來的擁抱,又讓紅霞不小心飛上了花井的雙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