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幸運草的翅膀
關於部落格
四葉の翼→それは愛だ!
  • 186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大振HT20指定】No.12抱枕

 
腳踏車輪轉的聲音,在靜謐的冬夜中獨自響著。耳畔傳來的呼呼風聲凍得裸露在外的皮膚早已沒了知覺,要不是薄汗自層層的衣物內滲出,會忘了自己正在前行。
除了巷道邊的路燈閃爍著微弱的光芒,路途所及,連一隻貓狗都看不到,更不用提人了──大夥兒應該都像自家人那樣一起窩在被爐那兒聊著天吧!──騎著車的少年邊想邊加快了速度,像是有些氣惱。
沒多久,到達了目的地,少年將腳踏車騎進車棚。看著那裡頭唯一停著的腳踏車,他認得,因為那是他家隊長的所有物。花井之所以會在這個假日的夜晚來學校,正是因為和他一起受志賀老師的委託,來幫忙裝飾位於學校中庭的巨大聖誕樹。主因是學生會人手不足,需要各社團支援,至於為什麼會是他們兩個人,也只有志賀老師才知道了。
「田島?還站在那兒做什麼,既然來了就快點進來。」
出聲的正是腳踏車的主人,言畢,便頭也不回地離去,留下少年悵然地站在車棚內。
「是──。」
看著花井離去的背影,田島回答得有些無力,明明是戀人的關係,不懂他為什麼要刻意保持距離,如果不喜歡,為什麼當時又要交往呢?
田島若有所思地走到川堂前,透過玻璃門看見時鐘上的時間,不知是因為寒冷而使自己從家裡到學校的時間增長,還是到了學校後呆立了太久?驀地,臉上沾染了一點濕氣,他抬頭一看,片片雪花正不停地掉入自己的視線裡來。
這是平安夜前夕的夜晚,倘若雪就這樣不停的話,今年的聖誕節應該十分有氣氛──少年看著融在自己掌心的雪花,綻開了的笑顏又突然消失了──如果什麼事都能盡如人意就好了吶!
那麼你也不會如雪花這般捉摸不定……
田島站在車棚外,一點兒也沒有想要踏進去的意思,任由雪花落在他的髮上、身上,剛剛騎車而來的熱量,似乎都被吸收殆盡……
 
***
 
春天,是開學的季節。對於一個16歲的少年來說,那是他生命中的另一個里程碑。
對於未來還沒有什麼特別的規劃,剛進新學校,只是帶著一股期待的熱情隨意看看,而雙腳,就這樣自動地走到了熟悉的場地上。填寫志願的時候也沒有特地來勘察,沒想到西浦高中也有個滿像樣的棒球場。
「啊,你丟得太用力了啦!」
隨著驚呼,一顆球就這樣落入少年的視線中──砸向面前的鐵網,再彈回地上──雖然心中一驚,卻沒有太大的情緒表現在臉上,只是隨著球停滯的路線上,看著一個男孩跑來接球,傻呼呼地對著自己笑。
「要一起玩嗎?」
沒有道歉或是其他初見面時應有的禮節,只是突然地開口詢問,不待對方回答,又自顧自地跑回原來的地方,像是遺忘了剛剛的問句。
少年訥訥地走進了球場,目光就這樣直盯著那個身著紅色T-shirt的少年──雖然氣溫漸漸變得溫暖,但在春天這種時節穿著短袖運動,其實還是挺冷的吧?──看著自己身上是毛衣加長袖襯衫,突然覺得有些格格不入,想想自己因為準備考試的關係,很久沒有打球了,也覺得上了高中之後不一定要繼續從事這個活動,但是看到有人這麼開心著享受著打球的樂趣,心中不自覺有些動搖。
等到受了監督的威脅進入棒球隊、接下了隊長職務、成為後補投手,跟那樂觀到無以復加的傢伙成了投捕搭檔後,他對於之前心中的動搖不知道該開心還是難過,尤其是現下這個景況──
「毛衣果然很舒服!」
話才入耳沒多久,花井就感受到背後傳來的親暱感。
「我說,沒事不要靠過來。」
不明白為什麼這傢伙見到自己穿上了毛衣,就直往自己這邊蹭,他擔心毛衣會因此被磨出一個洞來。
「可是很溫暖。」
警告不僅沒有奏效,田島反而變本加厲,自花井身後抱住他。
「喂……」
他始終搞不清楚這個天才四棒的腦袋裡在想什麼,怕冷的話多穿一點不就好了?兩個男生這樣抱在一起成何體統?到時又會被泉虧說「又在增進投補默契啦?」之類的話,想到就有些頭疼。
「花井別那麼小氣嘛!抱一下又不會少塊肉,而且今天是我生日。」
喜孜孜地說著,不相信花井不知道,身為隊長應該對於隊員應該要有一定的了解,更何況他之於他不是隊員這麼簡單,而是投捕搭檔。
「所以你這是在要禮物?」
面對田島過於天然的發言,花井有些無奈,又有些生氣──就算真的是為了增進投補默契好了,他一點也不覺得這樣有什麼效果,對於田島的想法還是一知半解,不,應該說是一頭霧水,或許田島什麼意思也沒有……?
「對。」
「可是你平常也是這樣。」
「你生氣了?」
田島之所以被稱為天才,正是他有超人一等的觀察力。雖然花井平時對於自己的行為表現出來的都是無奈,但隔著衣料而傳來的感覺卻是那樣地清晰。
「……我沒有生氣。」
對於田島有些無俚頭的結論,十分無奈,他的確有些生氣,但不是氣他的舉動,而是被他擾亂心神的自己。
「真的那麼不喜歡?」
無視他的謊言,田島緩緩地鬆開了手。
「不是這樣的。」
消失了的體溫讓心頭沒來由地一窒,在自己還沒反應過來時,話就已經衝出口了,緊接而來的是撲過來的體溫,以及田島的笑聲。
「那就是喜歡囉!」
這樣的肯定句讓花井臉上微微泛紅──不明白為什麼這傢伙能那麼輕易地把這兩個字掛在嘴邊──雖然不想要太早攤牌,但既然已經被發現了,身為男子漢的他就會坦然以對,只是,目前還是搞不清田島的想法。
「吶,有這麼開心嗎?」
「當然,因為毛衣很舒服。」
「要的話,借你穿。」
花井說著,作勢要把毛衣脫下來,卻馬上被田島阻止,看著他七手八腳的模樣在心裡竊喜。
「不要啦,這樣抱著比較舒服。」
「我又不是你的抱枕。」
佯裝生氣的模樣把田島的手拿開,但對方仍不死心,隨即又黏了過來,花井利用身材的優勢,一手抵住他的頭,讓他無法接近自己。
「那要怎樣才行?」
「這樣的行為應該是戀人才行吧?」
「好啊,就當戀人吧!」
契約就這樣成立了,雖然花井覺得自己耍了一點小手段,但對於兩人關係的改變其實是很欣喜的,然而,他沒有思考到田島對於「戀人關係」是怎樣的看待的。
 
***
 
不知道在外頭站了多久,衣服上凝結的薄霜,好像滲入心裡,讓少年不由自主地發起抖來,他曾經以為自己耐寒的能力極佳,然而現在看來好像不是如此。
「喂,田島!」
隨著話語落定,田島背部被猛力一拍,身上的雪也應聲而落。
「濱田!」
因為天氣太冷的關係,來人的一頭金髮在雪帽裡藏得好好的,但他不可能不認得這個既是應援團團長,又是同班同學的濱田良郎。
「你怎麼在這裡?」
遠遠地就看見田島呆立在雪中,好像沒有感覺雪越下越大,若他再不動,肯定會變成雪人。
「被志賀老師叫來幫忙裝飾聖誕樹。」
「哦,我聽泉說了。」
其實他想知道的不是這個,而是看到他呆立在這裡應該好一陣子,不清楚為什麼他不進去,但是聽到了他的回答,想起泉跟他說的話,也難怪平時看起來游刃有餘的四棒,今天倒是有些失魂落魄。
「你不進去幫忙的話,花井一個人忙不過來吧?」
濱田推了他一把,田島就像重新上了發條一般,身體開始活動。
兩人才剛踏進川堂,就見花井站在不遠的走廊上,直視著他們。
「濱田也一起來幫忙吧!」
田島勉強地牽起冰冷的嘴角,抓著濱田的手臂,帶點哀求的口吻。
「不行耶,我只是來學校拿個東西,等等還要回家加工,如果聖誕節趕不出來的話,我就慘了。」
為了準備泉的聖誕禮物,濱田雙手合十,向田島道了個歉就趕緊開溜,他可不想淌這渾水,而且兩個人之間的事,也是外人無法介入的啊!
看著濱田有點落荒而逃的身影,平時的田島應該會開懷大笑,但現今他卻笑不出來。不遠處的視線,讓他背脊發涼。
「燈我已經弄好了,星星你負責沒問題吧?」
正當田島鼓起勇氣要面對花井的時候,只見一個比臉還大上幾倍的星星放在眼前,訥訥地接了過來,聽到他平和的語氣原以為已經沒問題了,但在花井轉身前,看到他緊皺的眉頭,整個顆心頓時又往下沉。
最近一直是如此,不知道有多久沒有見到花井的笑容,儘管他再怎麼努力逗他開心,卻總不見效,不知道是自己的努力不夠,還是對方故意唱反調,漸漸地,他不知道該怎麼和他相處,不知道該用怎樣的表情面對他,不知道花井對他是否一如初衷?
有一天終於忍不住問了他,他只丟了句:「我對你來說是什麼?」沒有前言,也沒有後續,一個突如其來的問句,讓田島摸不著頭腦。反應極快的他當下回答了「就是戀人啊」這樣的話,卻引來了花井莫名的怒氣,花井只留下「自己好好想想吧」這樣的話,就沒再說什麼。
然而,不明白的還是不明白啊!除了棒球的事,對於其他事總是少根筋,卻一直不以為意,難道花井在意的是這一點嗎?
捧著星星跟著花井向聖誕樹走去,看著他穿著毛衣的背影,想起生日時的約定,現在的他這樣豈不是言而無信?
田島站在梯子的下端往上瞧,矗立在中庭的聖誕樹,迎向天際,彷彿樹的頂端就是製雪機。
「吶,如果將星星放在上頭,雪是不是就會停啊?」
「你可以試試看。」
聞言,田島像是鼓起了勇氣般,一步步地爬上了梯子,因為雪的關係,讓梯子有些溼滑,所以行進的速度並不快。他一低頭,就和花井四目交接,看著雪花不停地落在他的毛衣上,頓時覺得有些心疼──被雪濡溼的話,就不溫暖了吶!
「吶,昨天三橋跟我說,阿部聖誕節要去他家……」
「就算是聖誕節也不能休息吧!」
「對對,阿部是這樣跟三橋說的,他也真是不坦率,想要一起過節就說嘛!」
知道花井在下面扶著梯子,田島頓時覺得很安心,一邊爬著,一邊跟他聊著天。
「明明都已經是戀人了,有什麼不能說的,你說是吧?」
「或許阿部怕嚇到三橋吧。」
避開了田島詢問的視線,花井看著地上的雪越積越多。
「但是如果說出來的話,三橋會很開心吧!不然他又會自己一個人在亂想,像是阿部討厭自己之類的。」
「如果真的討厭的話,就什麼都不會管了啊!」
「就像你一樣?」
「這是你思考過後的結果?」
「……是榮口說的。」
「榮口?」
明明不同班,卻知道這件事情,可見應該全隊都知道了,難怪最近大家看到自己都有種奇怪的感覺,那就是所謂的同情吧!花井這樣想著。
「他說會問這種話,就是想要分手的意思。」
其實當初榮口還有反問田島一句:「你是不是忽略了花井啊?」田島回答不可能,沉默了一會兒,榮口也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只是提醒田島「若是弄不好,很有可能會分手」這樣的話語,田島的腦袋裡很混亂,一時之間,便曲解成這種意思。
聽到分手兩個字,花井突然啞口無言,這是他從來沒有想過會到這種地步,到底為什麼榮口會下這樣的結論啊?他只不過是想要知道自己在田島心中的份量而已,因為無論交往前還是交往後,田島對他都是一樣的,沒有提升什麼親密感,反而覺得自己越來越被他牽著鼻子走,所以他覺得應該要保持一些距離,讓彼此都好好想一想,雖然他覺得他家戀人在愛情裡可以說是幼稚級的了。
「雖然我不覺得花井是這個意思,但是我也不明白你到底在意什麼,所以我還是想直接問你。吶,如果你不是想要分手的話,就告訴我為什麼吧!」
「喂……,不要威脅我,這件事跟分手根本八竿子打不著。」
「呵呵,被發現啦!不過如果花井真的要分手的話,我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好不容易爬到了頂端,田島將星星固定好,抬起頭望著天空,雪依然不停地落入自己的視線中,絲毫沒有減弱的趨勢。
「吶,我們休戰了好不好,沒有花井的體溫,我好不習慣。」
終究是放棄地使出了撒嬌的手段,雖然最近有點搞不懂他,但就他對他的認知,花井是沒辦法放自己不管的。
大地靜得有些可怕,田島沒有聽到花井的回答,耳畔似乎只有細微的落雪聲。他向下一瞧,原本站立的人早就不知跑到哪裡去了,足跡已經被雪掩埋,好像不曾存在似的。
他有些慌張地爬下樓梯,猜想是不是剛剛自己說錯了什麼話,讓花井生氣了,氣得他丟下自己走了……?
「悠一郎!」
當田島雙腳落地,熟悉的嗓音自身後傳來,他趕緊轉過身,只見一個不小的物體往自己這邊飛過來,動態視力極佳的他,當下的反應即是將那個東西抱個滿懷。柔軟的觸感自懷中傳來,田島有些訝異地將懷中物拿起來觀看。
「這是……!」
「聖誕快樂!」
看著田島開心的表情,花井的臉上也漾起笑容,他慢慢地走近自家戀人身邊。
「你不是想要?」
記得某日兩人一起去逛街的時候,田島突然指著某個櫥窗大叫著「好像!」花井湊過去一看,才發現原來是一個抱枕,上頭有一隻綁著頭巾的小熊。根據田島過人的想像力,覺得那隻小熊根本就是花井的化身,還說如果能夠一直抱著的話一定很幸福,吵著要買,但是花井以「太過貪心」為理由拒絕了他。
「可是花井不是說我已經有你當抱枕,不要買嗎?」
「所以……」
「所以……?」
「從今以後你要當我的抱枕啊!」
田島還沒意會過來,就感覺身後有股暖意襲來,穩穩地環著自己,雖然雪仍是不停地下,卻一點都不覺得冷──這是他第一次抱著自己,之前都是自己主動,沒想到被抱的感覺這麼好。
「你不生氣了?」
「我本來就沒有在生氣,不過……算了。」
「什麼算了?」
「不管你到底了不了解,我知道你需要我就夠了。」
驀地,聖誕節樹上的燈突然亮了起來,五彩繽紛的燈光映照在兩名少年的臉上,然而,真正耀眼的是兩人臉上幸福的笑容。
 
 
**********
 
【編後】
我盡力了,已經努力沒有灑糖了。()
希望兩人的個性沒有扭曲得太嚴重。()
至於串場的角色,想說換人玩玩看。()
不知道濱田要送什麼東西給泉哩!(遠目)
這就算是聖誕節賀文吧!()
感謝男子漢賜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