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幸運草的翅膀
關於部落格
四葉の翼→それは愛だ!
  • 186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大振】少年花井的煩惱

少年的手還沒碰觸到田島,就被突如其來的力道衝擊得差點站不住腳,好不容易穩住重心,才發現自己被緊抱得動彈不得,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靜靜地隨他抱著,扯著自己的衣服,不停地往自己的懷裡蹭。
「嗚……」
伴隨著悶悶的嗚咽聲,隔著衣料,少年感受到熱熱的溼氣自腹上傳來,他心中一驚,緩緩地低下頭去,卻什麼也無法看見,只能感受到懷中的顫抖。
「吶,田島……田島,你醒醒!」抓著懷中人的臂膀用力地搖了搖,企圖將他拉回現實。
「唔……」
隨著田島幽幽轉醒,少年感到身上的箝制漸漸鬆開,心中不禁鬆了一口氣。
「咦,這是哪裡?」田島緩緩地睜開眼睛,在一片水光後,滿滿的白佔據了他的視線,便隨意地揉了揉眼睛。
「你沒事吧?」
田島循聲抬頭,在襯衫的盡頭看到一雙擔憂的眼神,那是他們新上任的隊長──花井梓。
「嗯,呵呵。」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田島放開了抱著花井的手,抓了抓頭。
面對他破涕為笑的表情,花井突然意識到兩人還不太熟稔,自入隊以來,自己一直把他當作努力的目標,還會暗中較勁,不停地想要超越他,但每次都是田島佔上風,雖然心有不甘,卻也不得不佩服他的天賦,甚至有時會有「田島真是太帥了」的想法,如今卻看到他這模樣,頓時有些手足無措。
「你怎麼在這裡?今天不是不用練習嗎?」尷尬的氣氛飄散在兩人之間,花井轉過身去整理起桌上的東西,他想,如果是他,絕對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窩囊的樣子。
「我忘了,結果跑來才發現沒有人,不知不覺就睡著了。」看著花井忙碌的背影,田島笑著吐了吐舌頭。
「還好我來隊窩,不然你家人鐵定會擔心死了。」不知道是誰把門上了鎖,要不是自己來處理隊上事務,這傢伙一定會被關到明天早上的。
「是啊,真是謝謝你了,隊長大人。」
田島自椅子上跳起來,跑到花井身邊,探頭笑了笑,惹得花井臉上一陣燥熱。
「還……還好啦!」第一次被競爭對手道謝,花井有些不好意思。
「你在做什麼?」靠近花井,隨手抽起桌上的紙。
「整理隊員資料。」想減輕太過親暱帶來的燥熱,花井走向桌子另一邊的椅子坐了下來。
「哇,原來花井你是老大啊!」
花井甫一坐定,就見田島的臉在眼前放大,他的上半身幾乎都趴上了桌子,襯衫被弄得皺巴巴的。
「是啊。」花井不覺得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值得他用這樣誇張的姿勢來確認,興奮地好像就要直接橫越桌子撲過來的樣子。
「當你的弟弟或妹妹一定很幸福吧?」改以手撐頭開始話家常。
「咦?」對於突如其來的問句不知該如何應對。
「你一定不會放自己的弟妹獨自一人在家的吧?」
「唔,到目前為止是沒有這樣的情況。」自己是絕對不會放妹妹獨自一人的,除非是在自己不知情的狀況下。
「花井真的很可靠哩!」邊說邊漾起笑容,是很誠懇的那一種。
「呃……」這是今天第二次被他稱讚了,不知為何,自己有種心跳加速的感覺。
「不知道現在家裡有沒有人。」話鋒一轉,田島翻身雙手抱頭,躺了下來,目光盯著天花板的日光燈,臉上的笑容已被若有所思的表情取代。
「不回去怎麼知道呢?」看著這樣的田島,花井胸口莫名地一悶,他想,這傢伙還是適合笑臉。
「我怕回去沒有人……」腦中閃過剛才的惡夢,小嘴不由得嘟了起來──偌大的房子裡空無一人,僅留他一人暗自躲在角落哭泣。「吶,我可以再留一會兒嗎?」仰起下巴看著花井。
「隨便你,不過,請不要躺在我的資料上面。」花井挑了挑眉,指了指壓在田島身下的資料。
「是,隊長大人!」
田島笑嘻嘻地從桌上翻了下來,跑到花井身邊去,雖然對於這樣的親暱仍是有些不習慣,但花井想,這大概是他表示友好的方式,也就不再排斥。
 
──這是我第一次發現你的脆弱,雖然不喜歡向別人示弱,卻不討厭這樣的你。
 
──習慣了耀眼的陽光之後,連白雲都會覺得多餘,是你讓我有這樣的感覺。
 
「吶吶,三橋,你不要那麼怕阿部嘛,他又不會把你吃了!」休息時間一到,田島習慣性地跑去三橋旁邊幫他打氣。
「唔……,可是……」聽到阿部的名字,原本就在顫抖的身子突然僵直了起來,想回答的話全數吞回來肚子裡。
「他是為了你好啦,不是故意要對你兇的。」
「嗯……嗯嗯,我知道。」可是我還是怕被阿部君討厭啊!
身為西浦高中No.1的投手三橋,面對好友的柔性安撫,心情放鬆不少,面部表情也不自覺地柔化,但瞄到自田島身後的嚴厲視線,又突然點頭如搗蒜。
「怎麼,三橋又惹你生氣了?」花井邊喝水邊走近阿部,看著他眉間的皺折只增不減。
「你不覺得那傢伙很讓人生氣嗎?明明就很有才能卻又畏畏縮縮的。」跟我講話就戰戰兢兢的,跟田島卻是有說有笑,能不氣嗎?
花井看著阿部手上的杯子,心中不由得覺得它很可憐,要不是鐵製品,老早就被阿部捏碎了。
「田島很喜歡搭三橋的肩膀齁?」隨著阿部的視線望去,花井的眼神落定在田島身上,訥訥地吐出這句話。
「就是啊,他好像特別愛搭三橋的肩膀。」阿部回答得有些咬牙切齒。
「那是田島的習慣,他很喜歡搭人肩膀講話。」不知何時,泉突然出現,做了補充說明。
「是這樣嗎?」阿部有些不以為然。
「是啊,我們班的人幾乎都被他搭過肩呢!」同是一年九班的泉認真地算了算。
花井沒有再回話,只是靜靜地轉身,把水一飲而盡,他想,若那是友好程度的表示,自己之於他,一定沒有三橋對他來得重要,因為他從來沒有搭過他的肩,只是一味地閃爍著那耀眼的笑容,自己卻因此而像個笨蛋般沾沾自喜。
「好了,休息結束!」百枝監督拍著雙手,示意隊員們開始練習。
田島跟三橋說了聲加油後就跑回花井那裡,繼續做投捕練習。
「怎麼了,臉色不太好,中暑了?」田島邊穿護具邊關心著,雖然平時大剌剌的,可是觀察力卻十分驚人。
「沒有,繼續練習吧!」
手上沾了沾止滑粉,等田島戴上面罩,將手套放在固定位置後,花井便用盡全力投出一球。
「唰──。」
球重重地落入手套中,雖然接球的手有些隱隱作痛,但田島覺得這是花井認真的證明。
Nice ball!」田島將球拿了出來,丟回花井手上,照常回以微笑。
聽到田島的話,令花井心裡有些過意不去,明知自己投那麼大力可能會給田島帶來負擔,但是泉的話猶言在耳,看著田島的笑臉,心中一把無名火卻又再度升起。
 
──那時我並沒有察覺自己對你的心意,就像這個直球,想要義無反顧地投入你心裡。
 
──看不見你的笑容,會讓我的心蒙上一層陰霾,但是看見了又會心痛。
 
越接近夏季大賽,蟬似乎叫得越大聲,不知是在鼓舞人心,或是提醒著選手們要再加把勁。下課時間的喧鬧聲也不示甘弱,應著蟬聲,此起彼落,誰也不遑多讓,或是誰根本也不在意誰。
在這嘈雜的空氣中僅有一人,坐在窗邊,靜靜地望著窗外,似乎有些與世隔絕的意味。
「花井……花井!」
「嘎,什麼事?」
阿部叫了很多聲他都不回應,只好拍拍他的肩膀,將他喚回神來。
「你最近怎麼回事,失神特別嚴重,比賽快要到了吶,要趕快調整好自己的狀態,不然……」
「停──,要說教去對三橋說去,我現在沒那個心思。」趴在桌上閉起眼睛,一副拒絕溝通的模樣。
阿部聞言,心中的怒火就快燒起來了,要不是三橋難得拜託他來打探消息,他才懶得理這個連魂都不知道飛去哪裡的隊長。
「是啊,跟你說不如跟三橋說,他聽話多了。」
「那你趕快去找他吧!別來煩我。」
花井說完,便隻手撐起頭望向窗外,看見那熟悉的笑臉,心中不由得小鹿亂撞,但是那樣的笑容不僅僅是對他,也會對其他人。他驀地起身離開窗邊,藉以撫平心中的悸動。
田島抬頭剛好看見花井離開的身影,上揚的嘴角頓時垮了下來,他不明白為什麼跟他變成投捕搭檔後反而漸行漸遠,自己的笑容換來的不再是親切的回應而是冷漠,是可以把溫暖冰封的冷漠。
阿部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他抓住了花井的手,不讓他離開。
「我不知道你們之間出了什麼問題,但捕手和投手不該是這樣的,我認識的花井可不是只會逃跑的膽小鬼吶!」
被阿部看出了自己的懦弱,花井有些惱羞成怒,他甩開阿部的手,離開了教室,但腦中的笑靨仍揮之不去。
 
某日練習結束後,花井被百枝監督叫進了社辦。
「我一直覺得你是我最不需要擔心的人,但是你最近的表現實在讓我有些失望。」
「對不起,監督。」花井低著頭,心中五味雜陳,吐出來的卻只有這一句話。
「只有這句話想對我說嗎?」她以為花井會給自己一個合理的理由,一直屏息以待。
感受到百枝監督關注自己的視線,花井始終不敢抬頭,他不敢告訴監督自己失常的原因是來自於田島──因為太過在意,所以眼神漸漸地離不開,變得容不下其他人──花井這才發現自己的獨佔欲,他有些驚訝,心中閃過田島無邪的笑容,突然覺得自己太過醜陋……
「監督,我有一個要求希望你能答應……我……不想跟再田島搭檔了。」
「你是認真的?」對於花井的要求,百枝有些驚訝,她一直覺得除了阿部和三橋這組投捕外,就屬花井和田島最合拍了。
「……嗯。」花井緩緩地點了頭。
「我不覺得你的能力不如他。」雖然花井常常被田島的天才打擊了信心,卻不曾因此而氣餒,反而作了良性競爭,兩個人一起成長著。「而且除了你之外,我不知道還有誰能跟他搭檔。」
「可是我……」
「我並不認為一時的低潮就代表永久的失敗,但是如果你不去正視它的話,是會失去寶貴的東西唷!」
「咦?」
百枝指了指門邊,花井轉過身去,不知何時大夥兒全部都聚集在那兒直衝著他笑,有些人還對著他比著大拇指,喊著「隊長加油」、「我們永遠支持你」等等的話語,不禁讓他的眼眶有些濕了。
「大家……什麼時候來的?」
「你說呢?」
阿部笑了笑,隨手把田島推了出去,花井的直接反應仍是馬上偏過頭去。
「投手跟捕手,要好好溝通才行呢!」百枝在花井的耳邊輕聲說完後,拍了拍他的肩膀,便舉步把其他不相干的人趕回家了。
聽了百枝的話,花井閉起眼睛,心裡有許多掙扎。
直到大夥兒的腳步聲都消失了,花井還是沒有勇氣看田島的表情,他想,這傢伙應該不會再對自己笑了吧?思及此,心中的懊悔不斷擴散……
「吶,你真的不想要再跟我搭檔了?」
「不是的,我……」
花井猛一睜眼便和田島水靈的大眼相對,十七公分的身高差讓田島不得不仰起頭來與他對視,雖然如此,從那對眼睛中卻感覺不到一點不耐,而是靜靜地在等待他的答案。
「花井看起來很痛苦……是因為跟我搭檔的關係嗎?」
田島說著,卻沒有把自己的視線移開,由於近距離的對視,讓花井發現他眼中的水氣,隨著語音落盡而有漸漸聚集的趨勢,花井的心裡有些慌張,一把抱住他,企圖不讓他的眼淚流下來,但濕熱卻誠實地從胸口上傳來。
「對不起,我撒了謊,其實是很想要一直跟你在一起的。」說完才驚覺自己說了類似告白的話,淡淡的緋紅不由得印上了臉頰。
「真的?」
田島想要抬頭確認,卻被花井深深地按在懷裡而動彈不得,耳邊除了心跳聲,還有來自頭上輕輕的允諾聲。
 
──從現在起,我會正視你,也會正視自己對你的心意。
 
──雖然不知道你的想法,但是我不再迷惘了。
 
自那夜之後,田島提議要增加兩人的默契,決定到桐青戰前要每天實行「朝夕相處計畫」,所以隔天一大早就興沖沖地跑到花井家去等他上課,練習完後再由花井送他回家。
這天練習比較早結束,百枝監督叮嚀大家要好好休息,所以太陽還沒下山就到家了。
「那麼,明天見。」花井雖然不太想那麼早分開,卻想不到理由拖延,只得牽著腳踏車向田島道別。
「等等,」拉著花井的衣角,「進來坐一下吧!」
「咦?」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拉著往裡頭走,「等等,我停一下車。」
停好車後,隨著田島走入偌大的玄關內。
「我回來了。」
「打擾了。」
回應的卻是滿屋的空蕩。
「竟然沒有一個人在家!」
田島有些不敢置信,穿越長廊走到廚房開始翻找食物,花井看著田島小小的身體埋進冰箱裡忙碌的模樣,頓時覺得他很可愛。
「你想要喝什麼?咦,只剩牛奶了!」問歸問,不待花井回答,隨手就把牛奶拿出來倒。
「沒關係,我都可以。」
「我也不挑食啊,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長不高。」
花井看著田島有些忿忿不平的樣子,再次覺得他可愛極了,但他想一個男生應該不喜歡人家說他可愛吧?至少自己不希望這樣,所以只是一個勁兒地傻笑。
「喏。」
田島將牛奶遞給花井之後,便立刻將手上滿滿的一杯一飲而盡,花井只是接過杯子,傻愣愣地看著,心想,這傢伙也太豪邁了吧!
「啊,好喝!」滿足的笑容洋溢在臉上,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唇。「你也快喝啊!」
「哦……。」聞言,花井這才將牛奶湊到嘴邊,冰涼的觸感更甚指間傳來的,不禁對這樣的溫度有些依戀,不自覺地加快喝的速度,沒幾秒鐘,杯中也罄空了。
「噗噗,花井好像老頭哦!」指著被牛奶沾染的上唇,笑得好不開心。
花井找不到鏡子,正想用手搜尋「證據」,卻突然跌坐在地,除了撞到牆壁而頭痛和背痛之外,還感受到唇上有一陣不屬於自己的溼熱。
原本只是想要制止他的田島,情急之下撲了過去,沒想到就這樣雙唇相貼,醇厚的奶香散溢在唇間,田島有些依戀地伸出舌頭來舔了舔殘留在花井唇上的牛奶。
「咦?」看著眼前的田島像小貓般,正閉著眼睛品嚐自己的嘴唇,剎時滿臉漲紅,不敢輕舉妄動。
「好香唷!」
花井看著邊舔邊發出讚嘆聲的田島,雙手輕輕地環住他的腰,慢慢地往自己拉近,唇微啟,轉被動為主動,情不自禁地吻了他。
田島感受到了舌尖傳來的異漾,倏地睜開雙眼,只見花井閉著雙眼親吻著自己,相當陶醉。
「唔……。」
直到田島發出小小的低吟,花井才猛然退開,發現那雙靈動的大眼正眨也不眨地望著自己,像是相當吃驚的樣子。
「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鬆開環在他身上的手,不知該如何是好地在空中揮舞著,對於在他面前總是失了序的自己,花井有些無奈地在內心暗自嘆氣。
「沒關係,感覺滿好的。」說完,漾出笑容,雙手搭在花井的肩上,準備繼續剛才的親吻。
看著主動貼上來的嘴唇,花井心中雖然有些欣喜,但就田島的個性來看,他懷疑這傢伙好奇的成分居多,對於接吻的意義或許不太明白,頓時心中又有些罪惡感,然而,腦袋雖然這樣想,身體還是抗拒不了這樣的誘惑,花井再度伸出手,奪回主導權,漸漸加深了吻……
 
──對於這樣的你,我是不是可以產生期待?
 
──終於明白那時你哭泣的原因,更令我有了保護的念頭。
 
與桐青戰後。
走在送田島回家的路上,花井看著他愉快的背影,回想著剛剛在三橋家的談話,著實很難想像這麼樂天的人竟然會這麼怕寂寞。
「吶,你早上不是說不用再實施『朝夕相處計畫』了嗎?」田島突然轉頭詢問一直默默不語的花井。
「呃……」本來是怕他太早起睡眠不足,又要繞遠路,所以才這樣說的,但在聽完他來就讀西浦的原因後,卻覺得不能放著不管。「我想,默契可能還是不太夠吧?」
「咦,是嗎?這次比賽沒辦法驗收,倒是真的不知道成效如何。」田島搔了搔頭,「那就一直實行到可以驗收為止?」
「嗯。」就算成果很不錯,我想,我再也沒辦法放你一人獨行。
「那今天要來我家坐坐嗎?」
「好哇……」
「呵呵……」
「怎麼了?」見他笑得詭異,心裡有一絲不好的預感。
「我以為你不敢再來我家了。」
「為什麼?」
「因為會被我偷襲啊!」陽光下的笑容似乎閃爍得更加燦爛了。
花井在心裡嘖了一聲,一個箭步捧起田島的下顎,深深地烙下一吻……
離開他的唇畔,不僅看到那唇變得鮮艷欲滴,連雙頰也被染上了嫣紅。
「花井你好大膽唷!現在是在街上耶!」驚訝稍微平復,田島收回心神,不免要調侃他一陣。
「趕快走了啦!」
為了證明自己很勇敢的花井少年有些害羞地拉著笑吟吟的田島趕緊逃離現場。
 
──或許是衝動所致,但是我並不後悔,因為……青春無法重來。
 
 
       
**********
 
        【編後】
哇,第一篇花田終於生出來哩!(灑花)
花田圖感謝子遙。()
感謝子遙的推波助瀾,雖然一直打算要寫,但一直沒下筆。()
在寫的時候有些生澀,畢竟太久沒寫文哩!(遠目)
也不知道角色的感覺抓得好不好,DATA實在太少了……()
還一直覺得田島有反攻的跡象……()
他是天然受哇天然受!>///<
 
題目很老梗,沒辦法,那一直不是我的強項。()
第一次嘗試這樣的寫法,覺得段落還滿分明的。:P
至於那些噁心巴拉的話就請無視吧,純粹是作者私心灑的小花。()
最後還是要喊一下:花井少年加油吧!XD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