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幸運草的翅膀
關於部落格
四葉の翼→それは愛だ!
  • 187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網王】雷陣雨

隨著溶化的巧克力散在嘴裡,乾那低沉的嗓音再度響起,軟軟地傳入耳中,剎那愣了一下──好吃,不就代表喜歡嗎?
 
雖然自己並不是嗜甜一族,但這慕司入口即化的口感,以及巧克力的濃郁香味,使人想要一口接著一口細細品嚐,用心領受……
 
不作他想,海堂依然點了點頭,但是不知為什麼,臉上有熱熱的感覺?!
 
是因為……「喜歡」的關係吧?只要這兩個字從乾的嘴裡說出,就像有某種不可思議的力量,牽引著自己的心噗噗地跳著。
 
「呵,薰真是可愛……」感覺好像在對自己告白吶!
 
可愛?平常應該不會有人用這種詞來形容男生的吧?但是最近卻常常聽到這個詞,說話者就是那個不能以常人定論的乾學長,而所指的對象一定都是自己,看著對面似笑非笑的表情,難道戲弄自己就這麼有趣嗎?!
 
海堂微惱地偏過頭去,想要擺脫煩人的笑臉,沒想到,映入眼廉的,竟是鏡中紅著臉的自己,看起來不像是在生氣,反而像是在……鬧彆扭?!而對面的始作俑者卻仍是一派輕鬆地觀察著自己,目不轉睛的程度讓人不由得心火上升,可是又不知該怎麼叫他轉移目標,突然心念一轉──或許換個場所會比較好吧!
 
於是乎,海堂開始埋頭專心地吃著自己的蛋糕,故意忽略乾的眼光,打算速戰速決。
 
「薰,這裡的果汁也很好喝唷!」看著海堂掩耳盜鈴的舉動,會心一笑,但乾也不是省油的燈,只將柳澄汁往海堂的眼前推進,就成功地吸引他的注意力。
 
時機拿捏得恰到好處,在最後一口蛋糕入口,海堂抬起頭來,滿滿的橙色果汁映入眼廉,杯子的最上頭只見到一副反光眼鏡,充滿笑意的眉毛散發出些許危險的訊息,令海堂心底起了一股惡寒,隨即握住眼前的杯子,同時,手也被另一隻手給覆住了……
 
「薰要把果汁灌下去的機率是百分之九十五,這樣對身體不好喔!」
 
「我……我知道了,放……放手啦……」
 
因為是在人多的場合,雖然著急地想要把手甩開,卻又怕動作太大而招引別人的目光,所以只好用眼神和低語示意,但是那人卻是視而不見般,沒有反應,還是穩穩握著,不重不輕,而手背上傳來的溫熱已足以取代手心的冰涼,甚至還延燒到臉頰上。
 
「學長!」
 
「嗯,你叫我什麼?」身子微微前傾,除了裝傻外,就是為了有更好的聽覺。
 
「乾‧貞‧治!」鏗鏘有力的聲音配上充滿殺氣的眼神,足以說明海堂現在的怒氣已經升到最高點。
 
「有!」陪著笑臉舉起手來,明白他不服輸的性格,如果玩火自焚可就吃不完兜著走了。
 
掙脫了箝制,隨即把果汁拿到面前,不疾不徐地喝了起來,因為不想要被他的數據說中,於是,速戰速決的計劃失敗……
 
 
***
 
 
「謝謝光臨。」
 
伴隨著店員好聽的聲音,海堂和乾一前一後走出了蛋糕店,迎面而來的,卻是隆隆的雷聲。
 
突然,刮起一陣大風,傾盆大雨伴隨著第二個響雷在海堂的眼前落下。
 
沒那麼準的吧?!
 
「氣象預報說,下午後雷陣雨的機率是百分之七十五。」邊說著邊把海堂往自己的懷中帶,就怕他被偌大的雨勢噴濕了。
 
才靠上了溫熱的胸膛,隨即又不安份地扭動著,急欲掙脫──這傢伙難道不知道現在在外面嗎?!而且還是大馬路上耶!
 
「薰有帶傘嗎?」故意忽略海堂的反應,反而惡質地在他耳畔低語。
 
「沒……沒有,學長有帶嗎?」用手捂住了遭受攻擊的一耳,但另一耳仍是不爭氣地紅了起來。
 
「有。」仍是把海堂抱得死緊。
 
「拿來。」海堂皺了皺眉,把手心攤了開來。
 
「什麼?」
 
「雨傘啊!」這人,分明是在裝傻吧!
 
「雨這麼大,兩個人一起撐,會濕的機率是百分之九十五。」
 
「所以?」
 
「再等等吧!雷陣雨不會下太久的。」
 
「那你先把我放開。」
 
「咦,為什麼?」
 
「不為什麼,放開。」這人一定是故意的!
 
「店裡的人看不見,因為被我擋住了,路上淨是一些躲雨的人,根本沒時間管我們啊!所以,薰不用擔心。」幾乎整個人掛了上去,肆無忌憚地說著。
 
乾說得沒錯,從遮陽棚傾瀉而下的水簾,阻絕了外界奔逃的路人,身後的玻璃窗雖是落地的,卻也因為裡外溫差的關係,而鋪上一層薄霧,形成一個天然的隔間。
 
「你……你不要太過份了。」就算被猜中了心思,仍是不甘心地掙扎著。
 
「還是,薰不喜歡我抱你?」語氣,有些哀怨。
 
「也……也不是。」聲音越來越小,最後都糊在嘴裡。
 
「嗯?薰剛剛說什麼,我沒聽清楚。」低下頭去,感覺耳畔微熱。
 
「你很煩耶!快放開我!」氣急敗壞地用手肘撞著身後人。
 
「不放,除非薰再說一次。」把不安份的手肘抓著,有些耍賴。
 
「你……」
 
海堂正要發作,卻突然闖進兩三個不速之客……
 
乾一句話也沒說,只是把海堂緊緊地壓進懷裡,緩緩地移動腳步,讓自己背對那幾個看起來挺八卦的少女,他不用低頭,從海堂僵直的身驅就可以感受到他的情緒,看來懷中人可是緊張到不行啊!
 
除了充耳的雨聲外,伴隨著聒噪女聲的,是噗通噗通的心跳聲,穩定而持續的聲響,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熟悉的氣息瞬間侵入口鼻,似乎給了臉皮上的紅色素一個成長激素。
 
才感覺懷中人放軟的身段,卻突然越往自己懷裡鑽,看樣子是害起羞來了。
 
「薰。」緩緩地搖著懷中人。
 
「幹嘛?」聲音悶悶的,仍然沒有抬頭的意思。
 
「雖然我很喜歡你抱著我,但是臉不要一直埋著,會窒息。」騰了一隻手將他的頭抬了起來。
 
「我才沒有抱著你!」微慍地抬起頭來,對上的,是乾的笑臉。
 
「她們進去店裡了,不用擔心。」溫柔地順了順他的髮絲,給予安撫。
 
偷瞄著著乾的身後,果然空無一人,心中的大石終於落了地。
 
「薰臉好紅喔!」還是忍不住要捉弄他。
 
「是學長的體溫太高了。」邊說邊急著推開他。
 
「我們走吧!」薰彆扭又可愛的表情,只能自己獨享。
 
「可是雨還沒有變小。」邊說邊看著乾自包包內掏出一枝藍色的折疊傘。
 
「呵,薰如果想在這裡待久一點也可以。」張開手臂,一副「歡迎光臨」的模樣。
 
「你想都別想。」
 
打起了傘,乾伸出手,示意海堂走過來。
 
「會濕吶!」明知如此,卻仍然走了過去,才進入他的側邊,隨即被圈住,動作流暢,一氣呵成。
 
「沒關係,回到家再擦乾就好了。」將人往身體帶了帶,壓低傘緣,一齊進入了傾盆大雨中。
 
耳畔緊貼著他的胸膛,傳來的聲響,比不時的雷聲大了許多,而速度,似乎比剛剛還要快了些。
 
是……緊張嗎?海堂眼神微抬,狐疑地盯著那專心走路的臉龐,一向相當自信的乾學長心裡也會和自己一樣,發生小鹿亂撞的情形嗎?
 
注意到有些奇怪的視線傳來,乾在紅燈前停了下來。
 
「怎麼了,我走太快了嗎?」為了減少被雨濡溼的範圍,是稍微走快了點,但還是有考慮到這樣的速度海堂跟不跟得上。
 
「不,沒什麼。」
 
啊!是走比較快的關係吧!那我的心臟現在是不是也跳那麼快呢?
 
下意識地把手摸上自己的胸口,沒想到另一隻手掌隨即貼了上來,輕拂著。
 
「手放這裡比較好,再忍一下,就快到家了!」
 
拂去了海堂手上微涼的水珠,心裡盤算著等等要再加快速度。
 
「嗯……」
 
反手抓住了那濕漉漉的大掌,按在胸口,不輕不重,但位置卻不曾偏移。
 
雨,雖然濕黏得令人不快,卻讓傘下的人們更加貼近……
 
>>>>>>>>>> 
 
【編後】
 
唔,因為看完冰帝場,所以對乾海怨念特別深。
 
其實這篇是寫了很久,一直未完成的稿子。Orz
 
本來想要讓大魔王吃掉小蛇的。()
 
不知道那時是不是被鬼迷了心竅?!XD
 
唔,還是走這種甜甜的純情風好哩!哇哈哈哈~~~:p
 
再抱怨一下,天空的編輯器真的很難用,好不容易調到我喜歡的模樣。XD
 
好啦,是某人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